關於部落格
大家:平安!
感謝神帶領我們至祂的面前,領受所賜的靈、生命、話語!在此由衷地歡迎您,我將分享靈修心得、講台信息、健康資訊和生活上的關心;願能謙卑地與各位一起追求真理,誠心所願!(路一78~79)
  • 5460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活讀聖經創世記03

  我們可以在約伯記中,看到約伯引證撒但悖逆的失敗,用來表明與  神爭辯的愚昧。他說...,神『心裏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誰向神剛硬而得亨通呢?
祂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山並不知覺!
祂使地震動,離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搖撼!
祂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諸星。
』(約伯:九4~7。)
  弟兄姊妹們: 神在何時曾經有如此的作為呢?
祂在何時曾經因為某人向祂剛硬,而如此震動山又震動地,並挪移天象呢?
  從亞當以後的人類歷史─在我們的世界裏─我們並沒有看見神曾經有這樣的作為。約伯記這裏的敘述明指:撒但背叛時,神審判牠和牠所管治全地的光景。那時神震動大地以致山都翻倒挪移,離其本位;這災禍是非常迅速的,所以山被翻倒了,好像還沒有知覺!不單大地如此,就是天象也受了影響。太陽因著神的審判,就完全『不出來,』而諸恆星亦都不露其光芒。這樣,全世界就陷於黑暗之中。
  弟兄姊妹:沒有太陽光,自然沒有熱氣;所以,地球就有冰河的時代。後來經過一段長久的年日,或者因著地心火熱的緣故,(啟示錄:九2,)冰就漸漸溶解了。然而日頭還是『不出來,』諸星還是受『封閉;』所以當聖靈前來運行時,就是深淵,而淵面就是黑暗。

  弟兄姊妹:約伯不只敘述到神的審判,並且也說到祂復造的過程。他繼續說,『祂獨自鋪蓋蒼天,步行在海的高峰(直譯)。祂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祂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九8~10。)
  弟兄姊妹 『鋪張蒼天』就是指神在第二日所作之工。神將水分為上下,其中隔以空氣,這空氣就稱為天。所以,『海的高峰』大概就是指在空氣之上的水。至於『造北斗、參星、昴星』等星宿,是指著神在第四日的工作。這裏的『造』字並不是『創造,』(bara拉),乃是『造作』;(asah亞撒),』神並不是在這裏才創造星宿,乃是從前所有的星宿,再重新恢復運作。上文說祂『封閉諸星,』(可知這經節以前已經有許多星球了,)這裏說祂造作諸星;這不過是恢復牠們從前還沒被封閉時的光景而已。

  弟兄姊妹讀了約伯的話,更叫我們相信,我的解說是正確的。現在神開始祂修造之工。因為淵面黑暗,所以祂就召光出來,有了這光就分開光暗。從前有,現在還有,有些學者認為:哪裏沒有太陽會先有光之理。然而科學現在已不再笑聖經這樣的記載了。20世紀中期,這門科學的發明,已經證明摩西所記的是真實的了。聖經這裏所記的雖是『無科學,』竟然不是『反科學。』
  神的書不是用來作科學的教科書,然而神的話總是證明科學上的真實。現在人已知道除了太陽之外,尚有光的來源。光是一種不知來處的動力,發生在出乎人想像之外的震動並處於環繞宇宙的太空中。但是,科學並不能告訴我們此動能的來源。對於這點,他們完全是無知的;但是,信靠主的心卻知道。『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一3。)
  最可惜的,就是宇宙中有一位神是一切生命的根源,世人反而不要,寧願在暗中摸索,認為這是迷信。這是不合乎科學的,但是,我是何等的喜樂!因為我們已得到神;祂也是我們天上的父。這裏我不認為光是神在第一日創的、造的。光並非只有六千年的。在還沒有光以前,黑暗是限定在一個所在的─『淵面黑暗』─這是全地。黑暗是在被限定的地方,所以,光顯現出來也是在那黑暗的地方─全地。當神說『要有光』時,並非全宇宙都是黑暗的,神不過命令光在這個地球顯現出來而已。

當摩西的時候,科學或尚未知除了太陽光體之外,尚有光的來源,(如北極虹,)然而,摩西竟記下神先召出光,後來才造光體(太陽)。若非聖靈默示,哪能這樣?我感謝神,因為祂不能被人的愚昧所限制。科學家越明白神所設立的自然律時,他們就越知道神的話是應該受人欽佩的。

  『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5。)神並不是在這裏創造光,因為從古早就有了,祂不過召出光來而已。我已在第一篇信息裏引用了格蘭先生(F. W.Mr. Grant)的指出。第一日從那裏開始呢?有的人說,從混沌空虛始,但這不是這裏的意思。『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這『早晨』就是第一日光現出來的時候,如果第一日之前沒有光,則這『晚上』沒有意思。因為是先『有晚上,』然後才『有早晨;』早晨既是指第一日光出現的時候─第一日前無光─則晚上必定是指還沒有光時的黑暗,那就是第二節漫漫的黑暗。這樣,第一日的晚上不就很長?
第一日的晚上既是第二節的黑暗,則第一日是從混沌空虛『黑暗的時候』開始了。
但是,創世記不把混沌空虛作為第一日。所以,在第一日『晚上』之前,就已有光了,不過,這光未顯現在此地球而已。神『稱暗為夜,』然而,『晚上』(與夜有分別)─光此時雖然尚未出現─已是受光管束的黑暗了;所以,光在第一日『晚上』之前就有了;不然,則如何分晚上與早晨?再者,聖經並沒有說,神在第一日創造光,祂不過命光現出來而已;這光從何來呢?應該是從混沌空虛、充滿黑暗的地而來,當然是從太古起初時神創造的天地而來。這些更證明我們現在的世界不過是個修造的世界。

我們應當知道,這六日都是二十四小時的一日。自然在聖經中,常用日以代表一個時期,如『主的日子』等等。然而,這裏的六日,並不是六個大時期。每一位胸無成見的讀者,都不把牠當作時期看。我們都知道:聖經中每次用日以代表時期時,上面並沒有數目的限定。如果日字前面有數目,則所說的日必定是地球自轉一週的日。並且這裏明說,『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晚上和早晨合成為第一日。這是二十四小時的一日。再後,神設立安息日,乃是根據於祂自己安息在第七日。出埃及二十章,安息日是二十四點鐘的日(出埃及:8~11。)如果第七日的安息日乃是二十四點鐘,則前六日必定也是二十四點鐘的時制。
  再說,如果我們以這六日為六個地質時期,則什麼是地質時期的『晚上,』什麼是地質時期的『早晨』呢?
  再者,如果這六日是六個地質時期,則在第三時期以前,地中應當沒有草木,在第六時期以前,地上或地中應當沒有化石的動物才對;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因為地層中的動植物並沒有這樣的分開。又如果六日是指六個大時期,則在第六時期所造的亞當,豈不是住在樂園中非常久,然後才犯罪嗎?
  事實上神默示摩西寫創世記,實在並沒有意思以日子作為時期。我們切不要委曲/扭曲神的話以迎合學者或是我們的思想,或以和緩不信上帝的學者專家們的攻擊。
  弟兄姊妹:我若按著私意解說,就不單自己受人詰責,並且也讓聖經罹難!有了以上的證據,我們知道這六日就是六日,並不是六時期。我們的神是全能的。若祂要修造,則一日已足,何必六時期。不過祂既樂意,要在六日中再造全世界,則我們惟有謙卑地觀看神的作為,羨慕並頌讚祂的偉大;何必附和、迎合一般未重生的世人的想法呢?不過,我們知道地質學如果真的沒錯,則牠所要需的時候,在第一節和第二節中所間隔的時代,已綽綽有餘了。

第二日,神又發出命令。神將空氣放在空中,分開上下的水。神將地下的水,和天上的水蒸氣分開。科學在這裏又要稱羨這裏美麗的記載。這真是空氣張大的用處─分開天上和地上的水;然而,又不是一個移不開的界限。牠裏面可以滿蓄水蒸氣,懸掛在我們上面,一如聖經所記的,這空氣並不是一種堅質的水閘,卻可以貯水於天;因為二十節說,『雀鳥飛在天空之中。』這天空也可以是雀鳥所能飛遊穿梭的地方。

神稱空氣為天。』(8。)這『天』與第一節的天是有分別的。第一節的『天』是指著全宇宙和其中所充滿的諸天而說,這節的『天』乃是我們這地球的天。第一節的天並沒有變壞,惟獨我們的地,和地球的天象,因著神的審判,都改變了牠們原始的光景。神在六日的工作中日日都看祂所作的是好;然而,就是今(第二)日,沒有記"好"這一句話。難道神忘記了嗎?
不!!
  神所不說的,和神所說的,都是一樣的有意思。聖經是逐字逐句為神所默示的。這點我看又是與撒但有關的。因牠是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弗二2,)他手下的邪靈污鬼乃是『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弗六12。)神大概是因看見這空氣是撒但和他邪鬼的住處;所以,祂不說祂看這日的工作是好。邪靈污鬼(弗二2)怎能升到空中呢?
  我上次已經說過,牠們囚禁的所在是處於深海,就是本處的深淵。當神未分上下的水時,這水是連作一塊的;大概當神分開上下的水時,牠們得了機會越獄,附著上面的水上升,遷居空中,就是牠們所在的地方。因此,新約聖經記載有邪靈在空中,活動在地上。牠們雖是逃犯,然而神卻允准牠們,只等時候一到,牠們就要被投入無底坑。空氣是黑暗國度的大本營,所以,我們看見撒但的工作,多是從空氣作起!所以我們或聚會或祈禱,都當求神用主的寶血潔淨我們的空氣,好叫我們不受撒但的壓制。

第三日。現在上下的水已經分開了。不過全地上都是水,沒有一片乾土。神又發命令,『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9。)我們看見,這裏所說的,與我所解釋的,是相合的。這裏神的命令乃是『使旱地露出來;』可知旱地早已有了─埋在水中─現在才露出來。神並不是說,『旱地當從無中生有,』祂只是命水退去,叫那在太初受祂創造的旱地露出來而已。這更證明六日間的工作並非創造天地,乃是恢復修造而已。

  詩篇有一處說到神起初如何創造地,後來如何審判地,再後如何斥退洪水(第三日的工作),修造地。(一○四5~9。)
耶和華『將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動搖
─這是神原始的創造。『你用深水遮蓋地面,猶如衣裳;諸水高過山嶺』
─這是神審判地上種類之後的光景;這就是創世記一章二節的水蓋地面。(比較創一9。)
你的斥責一發,水便奔逃;你的雷聲一發,水便奔流,(諸山升上,諸谷沉下,)歸你為牠所安定之地。你定了界限,使水不能過去,不再轉回遮蓋地面』─這就是神在第三日前半的工作。這裏的『斥責、』『雷聲,』就是創世記神的命令。水『奔逃奔流』就是說出神發令後,水『聚在一處』的情形。『諸山升上,諸谷沉下,』並不是說那時才生山谷;(因為山嶺早已有了─6;)乃是說,因為水退,所以從前被水遮蓋的山嶺就露出來。這是表明水退,『旱地露出來』時,高山低谷的情形。『歸你為牠所安定之地。你定了界限,使水不能過去,不再轉回遮蓋地面
─這幾句話詳細說出『天下的水(如何)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這樣,我們更相信,我們現在的世界不過是神所修造的。

地從水中顯現出來,也是科學所證明的。地質學完全相信這個,所有地質的結構,據云,都是在水中結成的。

許多的人不明白,為何地有根基。(詩一○四5。)在這裏我們看出牠的意思來。創世記一章10節說,『神稱旱地為地。』所以,地有根基是指著大地的旱地說的,並不是指著這整個的地球說的。

第三日神尚有一個工作。地已經從水裏顯出來了,然而尚未生長草木;所以神就來裝飾我們周圍的大環境。

第四日。地已經修造好,所以神就來修造天象。第一日神已召光出來,現在祂是造『光體,』將光放在裏面。我們知道第一日的光已經分晝夜了,(4~5,)現在『光體』的功用也是『分晝夜;』所以我們看出第一日的『光,』和這裏的『光體』是有地方相同的。大概第一日的光,半日發在地的這面,半日發在地的那面,所以,第一日就有晝夜了。到了第四日神『造作』了『光體,』將第一日的光貯在裏面。我們的地球和這些光體是自轉和公轉互相繞行的;所以,牠們不分晝夜,並且『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14。)

  神所造的光,就是日頭。這裏並不說神『創造』日頭;因為日頭在起初的時候就已創造了。神在這裏不過將牠修造恢復而已。大概亞當前的世界也是以日頭為光體。及至撒但反叛之後,這太陽也受惡者的影響,所以,就完全失去亮光,被黑暗所包圍。雖然如此,我們的地或者尚繞著牠而行。到了第四日神就修造牠,叫牠能恢復發光,成為一個光體。

科學家告訴我們說,月是『一片荒涼僵死的曠野。』如果這是實的,則撒但當日背叛時,日月諸星會受影響,是很可信的。

神造了兩個大光』之後,『又造眾星。』我們又當注意;這裏的星,並不是此時才創造的,從前早已有了。我們可以看約伯記的證明。『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那裏呢?…是誰定地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那時晨星一同歌唱。』(三八4~7。)無論這裏所說的地,是指原始的創造也好,是指第三日旱地的恢復也好;一件事總是明顯的:還沒造地時就先有星了。所以,正在造地時,就有晨星歌唱神的作為了。神在這裏不過是重新恢復從前所已造出的諸星而已。因為神已將光集中在日頭裏,叫牠成為大光;也修造諸星,叫它們顯現於天空,合乎全地的需要。

聖靈默示摩西時,叫他用人的話語述說神的作為,因為聖經是寫給人讀的。
這裏並不說出日月諸星其他的用處,和它們自己的地位。神在這裏只說出它們與地和人的關係。雖然『定節令、日子、年歲,』與別的受造者也有關係,而『作記號』這功用處是專為著人的,因為除人類之外,沒有需要看天象,以之作記號的。鑒於此就知,神在這裏只說日月星從人的平常眼光看去的地位如何,功用如何,並不講說其他的事。從人看來,日是大光,月次之,諸星又次之。神為我們微小的世人預備這廣大的世界,真是奇妙!!

第五日。現在旱地和天象都已恢復好了,神就預備創造生物,居在裏面。二十節所說的『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乃是神的命令,表明神的意思。
21節所說的『神就造(原文創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又造出各樣飛鳥,』乃是說神從無到有的將牠們創造出來。魚和水族,我們不知是用何種原料創造的;至於飛鳥,二章19節就告訴我們,是用土造的。

科學告訴我們,生物是海水中先有的,然後地上才有,水族是動物中的最早種類,直到今日,海洋尚是各種動物大多數的家庭。雀鳥乃是熱血活物中的最初種類。我們看見科學所說的,與聖經所說的,是何等的相同。科學雖然如此證明,然而信靠的心用不著科學,我們就早已相信了!

第六日。神繼續下去,造出野獸、牲畜、昆蟲。到了最後,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創造人。至於創造人的始末經過,我等到下一次再說;現在不過稍為一題而已。

  弟兄姐妹們:舊約聖經第一章簡單的說人的被造,以表明人在受造物中的地位;第二章詳論人的來源,以表明人與神的關係。

我們應當注意,人是神所『創造』出的活物(創一27),並不是從低等動物『進化』來的。這『創造』兩字我已經說過,意思就是從無中生有,乃是特別的作為,並不是物種天然的淘汰。 
新舊約聖經對於進化論思想─我認為永遠是個理想─從來沒有承認過的。當第三日時,神就命定令樹木、青草、菜蔬,各從其類─青草不能變樹木,這樹不能變那樹。當第五日時,水族、飛鳥也都是各從其類。現今第六日的野獸、昆蟲、牲畜,又都是各從其類。每一種的受造者,都是各從其類。雖然,聖經沒有告訴我們,這些種類如何分法,然而,『各從其類』最少也足以證明當日所有的受造者是一種一類的,神既說,『各從其類,』則種類的界限,這既然已為神所規定,絕無此類能進化變成彼類之理。莫說植物不能變動物,就是這植物變成那植物,這動物變成那動物,也是不可能的。
  我們基督徒相信神默示的話,沒有『耶和華如此說』的,我們都不相信;何況明顯與神默示的話相反的敘述呢?
  神默示的話足以解決一切的問題。
世人或許譏笑我們基督徒愚笨的邏輯;但是我們有神默示的話已經滿足了。可憐世人不相信我們的神,所以心靈漂流無定,五千多年來自己造作各種學說或宗教以安置他的信心!他們認為神從無中生有,用土造人,真是一件太大的奇事。但是,一種微小的胚胎經過許多的進化─層層變化─變成猿後復變猿以成人;這無數的進化真是無數的奇事...就是由猿類變人類這一層已是太大的奇事了!以此相比上帝造人是奇事,不知要奇得幾倍!我警告我的讀者不要信這些末世的謬談,不但不信,且連聽都不要聽;有這種論調的報章書籍,我們不要購買閱讀。我感謝神,因為祂默示所說的聖經是非常淺顯的。祂說,『各從其類,』我們每日開眼所見的動植物,沒有一個不是照祂所說的而行。從前進化論者都是說,若干萬年前我們的祖宗是什麼蟲什麼獸;現在他又告訴我們,若干萬年後我們的子孫要變成一種無手指、無足趾、不倫不類的東西。他們所說的,都是若干萬年前或之後的事,就是現在的你我永看不見,永不能質問他們的事!我們的聖經是一本現在的書。現在受造者沒一個不是『各從其類。』聖經從來沒有作不負責之言!

之前有聖經學者說過,創世記第一章全章的『神』字是眾數的,(原文『以羅欣,』)神字所用的動詞卻是單數的。眾數的主詞,用單數的動詞來配合,原是不相合的;但,這是表明神是三而一,一而三的。因為神的位數不只於一,所以不用單數的名詞;也不只於二,所以也不用雙數的名詞;乃是三,所以用眾數的『以羅欣。』雖是三位,並非三神,所以,不用眾數的動詞,仍是單數的;表明神是三而一的。聖經中雖然沒有明說,神是三而一的,然而,聖經中類此的證據和端倪,真是不少。三而一的道...實是聖經的大道,我無容疑議。再者,26節的『我們』更表明神位的眾數,而動詞『造』字更表明神旨意的合一。
  在第一章裏,『神說』共用三十一次;神所說的,就是神的『話語。』我們讀約翰一章時,看見諸世界是靠神的『道』造成的。『道』字在原文就是『話。』這表明創世記一章就已題出主耶穌創造之工了。這樣,我們看見三而一的神如何同其造物之工。『神、』『神說、』『神的靈,』父、子、聖靈,都已在此。

在神未創造人之前,神就暫停一下,神位格中就彼此商議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創一26。)弟兄姐妹細細感受味這次的商議,看神如此鄭重其事,好像表明我從前所解說的正確。因為前世的種類和撒但已經失敗了。神現在已經修造天地,到人可以居住在裏面了。一切生物都已經完備了;好像祂們暫停一下,彼此談話說,看哪,我們現在又要造人!這是這裏的重點中的重點。

這裏說出神造人的目的:『使他們管理。』撒但已經失敗了。牠不能─在神的審判後─再管理世界了。雖然他在實際上尚是自由;然而,牠的罪案已經定了。神所重新修理的全地與撒但無干─這地上的光景都是新程序的表達與彰顯。撒但雖然此時尚保存他『世界的君王』的名稱;然而,神所創造的人是自由意志的─有自主權的。神設立人─在撒但權力之外─要授權給人來管理祂所新造的一切動植物,以及全地。如果人能保守從神得來的主權,則撒但不過空佔『世界的君王』的頭銜而已。神要這樣在實際上─祂已經在定案上─撤消撒但的權力
  知道神自己驅除魔鬼是非常容易的;(我們不知何故)神卻喜悅與人同工,來敗壞魔鬼的作為。所以,神又造人『使他們管理…』─這職分就是撒但應該失去的。但是,可惜─我們的始祖不久就─竟失敗了,以致喪失主權,導致魔鬼重新恢復他『世界君王』名義上的實力和地盤。這等到我們讀到創世記第三章時再說;不過現在我們明白:神在這一個世界裏所有的計畫和作為,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消滅撒但的權勢。主耶穌稱牠為仇敵。(太十三25。)所以,我們信徒蒙主耶穌所揀選的人,應當念念不忘的也以此─消滅魔鬼的權勢─為目的。
    弟兄姊妹我們侍奉上帝時,我們不是問這事是簡單或是困難,乃是問這事如何讓神得到益處,如何毀壞撒但。如果我們所作的,沒有能力影響黑暗的國度,叫魔鬼受虧損,則寧可不作。在所有的事工上,不要看表面的結果如何,應當看後面靈界裏,誰是得益處,誰是受虧損。這是屬靈的爭戰,不是在血氣裏的匹夫之勇。到了那ㄧ日審判臺前的審判就是以此為標準。侍奉的被焚與存在,就是看這侍奉對於建立神的旨意有若何效力。(最好攻擊黑暗權勢的辦法,就是一方面在靈裏抵擋撒但的作為,不願牠得勝,一方面用忍耐並禱告當作兵器,求主耶穌破壞撒但的工作和計謀,另一方面...當我們則切實遵行神的旨意─每一次我們順服遵行神旨意,撒但都受虧損。)

人是按著神的(一)『形像』和(二)『樣式』造的─這都不是(專)指著外殼肉體說的。『形像』表明人是父神在全地上的代表。『樣式』表明世人『也是祂(神兒子的類),』(徒十七28,)在道德上、心思上有相似上帝的地方,叫人能認識神而與祂互動往來。可惜,人犯罪了,已失去神的形像和樣式了。現在人對於神的愚蠢,真是有不可思議者。所以,人除非從上頭生的,就無法知道如何與神交通了。使徒保羅告訴我們:『男人…是神的形像和榮耀,』(新約林前十一7,)神造人就是表明祂自己的榮耀;給誰看?給天空的撒但。然而,頭一個人墮落了,惟有第二個人(末後的亞當),祂沒有失敗,『祂是神本體的真像。』祂能完全代表神並且是出於神。

神說,…我將…菜蔬、和…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至於…走獸、…飛鳥、並爬…物,我將青草賜給牠們作食物。』(創一29~30。)在還沒有犯罪的世界裏,並沒有肉食的事;葷食是犯罪世界裏的事。後來到了新天新地的時候,除了生命樹果之外,並再沒有記載肉食的事了。處現今的光景中,我理解神的意思是:『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為聖潔了。』(提前四4~5。)在這充滿罪惡的世界裏,若要『戒葷,』(提前四1~3,)乃是否認現今世界是被詛咒的!

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一31。)神沒有造不好的東西。不好是從天使長居心自高濫用自由意志的罪惡來的,並不是神的創造。我們處在這個罪惡世界的人應當對神沒有怨言,因為在祂裏面並沒有不善,祂手中所造的也都是好的。神已經善待我們世人了。祂先造許多植物(第三日),備作鳥、獸、人類的食物,然後才造鳥、獸、人類(第五、六日)。祂先把一切環境預備好了,然後把我們安置在裏面。
  我深信這個,心裡何等的安慰!神每次都是如此先為祂的受造者預備─未生花草先預備地,未生動物先預備植物─不過,有時我們的肉眼看不見,就因之而憂慮害怕。但是,有信靠的心看見神和祂作為的人有福了!因為沒有一件事能移動祂的心並祂的旨意!

  弟兄姊妹創世記第二章一至三節當附屬在第一章裏。第七日神並沒有再作工,祂在這一日休息了。這一件事是我們應當注意的:這裏的安息,乃是神的,不是人的。聖經說,這是神的安息日。神在六日間作工,現在祂安息了。這個安息不是屬乎身體的,因為神斷無疲倦的事。『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不曾聽見嗎?永在的神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並不疲乏,也不困倦。』(賽四十28。)這樣,這安息是什麼意思呢?不是屬肉體的,乃是屬靈的。意思就是神滿意─看祂自己所造的都為最好,所以祂滿意了。每一個謹慎讀經的人,都要看出這是神安息的意思。神在這裏並沒有立這安息日叫人遵守。人沒有作工,他並不用安息。亞當犯罪後,他才作工。(創三19。)現在,亞當尚未犯罪,他用不著工作六日安息一日。所以,我們不能認為以色列人的安息日是屬乎律法的,我們不守,而守神創世的安息日。弟兄姊妹應當記得:神當日並沒有以這日賜人為安息日之事。此後二千五百年中,聖經未曾用一次的安息!

  弟兄姊妹:有一事值得我們注意的,就是前六日都是說『有晚上,有早晨,是第…日;』惟有在第七日─安息日─竟沒有這一句話!神工作之後,休息在永遠光明無黑夜的光中!這安息日原是後來安息的預表(新約希伯來三~四)─與神同工的人要永遠與神同安息在無黑夜的光明中;弟兄姊妹我想到這個,我的心大大歡喜!阿們!

頌主恩慈等候主來
板橋榮恩堂高傳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