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OSA牧區

關於部落格
大家:平安!
感謝神帶領我們至祂的面前,領受所賜的靈、生命、話語!在此由衷地歡迎您,我將分享靈修心得、講台信息、健康資訊和生活上的關心;願能謙卑地與各位一起追求真理,誠心所願!(路一78~79)
  • 5169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靈修分享:生命如何從事金銀寶石的建造?!

  首先這段經文講到“建造”。我們的父神無所不能,無所不成,凡所做的盡是美善,教會(罪人的集合體),是父神借著祂的愛子造作而成的(弗2:10、20),使徒保羅說自己是“聰明的工頭”,立好了根基,要我們把基督的教會(弟兄姊妹)建造起來。

對一個建築物而言,最重要的是基礎。
每個基督徒(教會)的核心基礎都是耶穌基督,如果神的兒女沒有把一切建立在主耶穌此一根基上,最終都會垮掉。

在基礎之上建造,建築物所使用的材料也很重要。當然不會真有人用金、
銀、寶石作建材,它們只能作裝飾,也經不起火燒(會被融化)。使徒保羅的意思是,要用最好的、最耐用的建材來建造基督徒生命(教會)。教會最好的建造建材是什麼?我的答案是和基礎一樣,也是耶穌基督。這樣的教會,最終不單得救更會得勝,結好果子且果子長存,火煉的考驗不會把它燒掉或熔掉,反而煉得更精、更美、更好。

初代教會裏有兩派,一派是外邦基督徒,比較以主耶穌為基礎、
為建材,在艱難的考驗下,他們大多站住了。另一派是猶太背景基督徒,不大以耶穌為核心基礎為建材,而是較重視摩西律法、人文、道德色彩,最後垮掉了,直到今天基督教會的會眾總數佔以色列總人口竟只有1%。二千多年的教會歷史上,做了好見證的,必定是以基督耶穌為根、為本、為材、為榮!
    現代中國教會的文獻和資料不足,還有很多缺環。籠統地講,
1949年中國變成共產黨統治以後,所有基督教自由派通通變節(有的本來就是世界的同路人),而那些有名的基要派領袖,包括王明道、賈玉銘、楊紹唐、陳崇桂等等,表現得其實並不更好(王明道後來站起來了)...在那個年代,哪個教派最能經受火的考驗?是聚會所嗎?聚會所幾乎在每個方面——如愛主、順服、禱告、奉獻、對聖經的熟悉、肢體的關懷、傳福音等等——都比一般教會出色,但恐怕他們仍然沒有真正以耶穌基督為基礎,為建材,而是以倪柝聲弟兄和李常受弟兄的領受為基礎和建材,所以倪柝聲一被整肅,聚會所很多的弟兄姊妹就跌倒了,至於李常受弟兄於台灣帶領的聚會所(他也長期在美加州安那罕事奉),該團體在台灣也至少經歷二次大的分裂(不過據我所知目前台灣全國聚會所的弟兄姊妹至少超過十萬人以上,是台灣第二大基督人團體)。

    另有
其他一些西方有名的牧師跌倒,和他們的生命基礎的建造與建材中摻雜有世俗價值或民族主義並其他的東西相關。我深信穩固的基督信仰只能建造在耶穌基督和他的十字架上,別無選擇。

從古到今很多看似渺小的基督徒反而在時代和環境地考驗中站住了。或許因為渺小使他們謙卑,
基督耶穌反而更能成為他們的一切,就沒犯哥林多教會、老底嘉教會的錯誤。

我上面提到的建造,是指我們基督徒本份上應清楚的聖經知識,我們要正確地知道、講論、傳揚、
教導單單耶穌基督並祂為世人的罪被釘十架(林前1:23, 2:2、6、12、13),就是要有正確的基督教神學,內容有上帝論、基督論、救贖論、聖靈論等。基督徒有了金銀寶石般的基本聖經知識,還要有金銀寶石般的行為。使徒保羅說:“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馬太福音第七章,主耶穌說:

所以,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好比一個聰明人,
把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總不倒塌, 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聽見我這話不去行的,好比一個無知的人,把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太 7:24-27)


一說到“根基”、“磐石”,我們馬上應該想到耶穌基督,所以“
要看好的屬靈書籍,上好的主日學,參加好的聚會,不要永遠那麼膚淺”,這都對,但不是主耶穌在這裏的意思。主耶穌說“聰明人把房子蓋在磐石上”,不是在講那磐石是自己或者(像天主教說的)是使徒彼得。一個蓋得穩固的 建築,乃是凡聽見我這話就去行的”。聽了之後要“去行”,這樣去行的“行”,才是根基立在磐石上的好“建造”。

我二年多前曾經檢討自己的一個錯誤。過去在台灣,
我有一個人看起來非常正確的想法:教會不能世俗化、庸俗化,要如松柏雪梅。讀神學要以聖經為本,學習最好的神學,讀書就讀聖奥古斯丁、馬丁路德、加爾文、清教徒、愛德華滋的東西,人生有限,不要去看二流以下的作品,不要像那些庸俗的基督徒去追潮流、趕時髦。
    但知識又是叫人自高自大,所以我不能只看神學書,
不能只是坐而言,還要起而行,我應該效法教會歷史上最偉大、靈命最高深的人:
例如社會服務要如喬治•慕勒【1】,
政治參與如威伯福斯【2】,
宣教如莫拉維亞兄弟會【
3】,
禱告如大德蘭【4】,
愛人如方濟各【5】,
聖潔如伯納爾【
6】,
順服如依納爵【7】,
謙卑如小德蘭【8】,

勇敢如聖凱薩琳【9】,
忍耐如聖十字約翰【10】,

敬虔如聖文德【11】,
講道如懷特腓【12】,牧養如清教徒。
  總之,一切都必須是金銀寶石,絕不用草木禾楷。
  我還認為
近代和現代的佈道會不行,每次大多都是基督徒參加,還把神的榮耀和權柄打了折扣;
宣教士不行,
心志不堅,不如戴德生;
禱告會不行,不像韓國教會火熱;
查經不行,不是不夠嚴謹,沒按“文法-原文-歷史”
原則解經,不然就是太學術化,沒有生命;
教會辦太多園遊會、
跳蚤市場、聚餐、郊遊,這都不行,全是走巴蘭圖利的道路...。
  更不要提教會的政治運作、基督徒的虛偽...等等。
所有這些,讓我過去不論在韓國、在星、在馬來西亞、在台灣對教會看法極為負面,讓我很失望,覺得這都是草木禾楷,主耶穌火一般的試煉臨到一燒就沒有了。

  但是我真的錯了!我如此理解金銀寶石,只會使人越來越有屬靈的潔癖,
屬靈的孤僻,不待雨淋,水沖,風吹,房子就消失了,因為根本沒房子,從來都沒建起來,還沒有倒塌的資格,我忘記父神在凡事上掌權!!

  二十一年來,我發現我自己所有的建築物似乎都垮掉了。我讀經、
禱告,都是在真實地尋求神,雖然也有驕傲、自大的成分,但也確實有想要謙卑和聖潔,討主耶穌喜悅的心;我看許多神學書,那麼追求,那麼希望有深度、廣度,卻常常在環境的試煉,在雨淋、水沖、風吹的情形下垮得很厲害,蒙主的光照與提醒。為什麼?因為我沒有聽見就去行。

  我回想二十一年來有許多華人優秀的中年並青年知識份子信主,教會非常看好、
看重他們,他們也滿有任重道遠、舍我其誰的福音使命感,更有金銀寶石的恩賜,受過金銀寶石的神學訓練,想用金銀寶石來建造教會。可是殘酷的現實教會,叫這些“力拔山兮氣蓋世”的理想主義者,有“騅不逝兮可奈 何”的哀歎(教會內推不動啊!),以至於很快就“銀鏈折斷,金罐破裂”(傳12:6),不少人受傷從此淡出教會,似乎“肉身成道”——肉身不入教會,我曾讀過沈保羅牧師、楊牧谷牧師寫的“教會當前 使命”、“如何建造教會”之類的文章,他們所走的路與他們所講的“道成肉身”剛好相反。曾經滄海難為水,他們在聽見、明白、傳揚、宣講、教導主耶穌的話的事上非常豐富,而在如何去行,如何活出主復活的生命這件事上,他們卻乏善可陳。

所謂用金銀寶石,就是
靠著主聖靈賜下的恩典來用神的話,
用蒙恩的態度來學習神,作建造教會的基礎和建材,這不容置喙,但要記得,二千多年教會歷史上,踐踏、忽視、少用金銀寶石是常態。
    一個建築物最重要的是關於建築的基礎知識。而很多人在信耶穌基督的時候,
他/她對主耶穌的認識有多少,其實大可懷疑。雖然我們都會講 “耶穌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為我們的罪死而從死裏復活……”,但事實上很多人是喜歡教會的氣氛,或者被自己的小孩、婆婆、媳婦、爸爸、媽媽、女兒信主後的生命改變所感動,就願意來信耶穌,也有為了追女朋友,或應老婆、父親大人的要求的。
比較理想的狀況是信了主耶穌之後,慢慢在培靈會、讀經禱告、教會生活中,發現這位耶穌基督真是很棒, 慢慢地靈性開始越來越好。但還有很多人表面上一直信,直到死,耶穌基督有多少是他們生命與信仰的核心根基,或者弟兄姊妹能凡事遇到狀況先想到耶穌基督是生活的根基,在現實裏恐怕都 是個問題。


我說在基礎(耶穌基督)之上,建材(神的話)也很重要。而比較多的狀況是,我們每個人的信仰經過一些很大的考驗,比如事業失敗,婚姻破裂,小孩身體不好等等,持續挫折之後,他可能還是信耶穌,但卻是單單得救,我還是信,但信得非常冷淡,慢慢退縮了...。這樣的現象在每個教會都可以看到。各地的狀況不同,但大概很多人都活在一種不冷不熱的狀況中:說死,也沒有死,活,也活得不大好;說結果子,也沒結什麼果子,說枯萎了,砍下來,還又有一點枝條和綠葉子。我看多數基督徒是這個樣子。

    主耶穌說:“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
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裏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太23:37)我們有心的基督徒會發現在大多數的時候,大多數的教會和信徒都是不冷不熱、名活實死的(新約聖經啟示錄3:1),“你們的良善如同早晨的雲霧,又如速散的甘露。”(何6:4)但是我們不能因任何負面事物此就不去行道,就淡出教會。

很多神僕使女會倦勤,甚至求去,因為看見父神的標準太高,
而人類的水準太低。使徒保羅侍奉的物件如何?加拉太、哥林多、歌羅西、以弗所各地教會,多是草木禾楷,多是叫他心痛的。我們看提多、提摩太、雅各、彼得、保羅可以真明白金銀寶石者,不只是神僕的恩賜,不只是教會傳揚的內容,還包括神僕的生命“就去行”、“仍去行”、“恒去行”的心志,以及“向著標竿直跑”的行動。很多所謂渺小的人,他們看起來似乎庸俗、平凡、糊塗,卻比那些松柏白雪的人物更多“就去行”,更加持續了基督教會的生命。
    我們當然應該期盼基督教會的復興,期盼基督徒時時火熱,
但復興與火熱的狀況不是教會的常態。教會的常態就是“平凡的”、“例行的”講道、崇拜、主日學、團契、小組等等。要等祭司或聖殿聖潔了才獻祭,恐永無獻祭之時,要等宣教士都有使徒保羅般的水準才差派出去,差派和宣教必定要停止。基督的門徒如果因為太平凡或沒有復興就冷淡了,這是違反聖經和所有屬靈偉人作法的。


聽見主的話就去行”,包括去跟最庸俗的人在一起,
同時仍然能夠有最高的生活標準。當我們對神的認識越豐富、越深的時候,我們能不能越俯就卑微的人?當我們越屬靈,越懂聖經,越會禱告,越會分享,越看到屬靈前輩的偉大時,我們能不能不降低標準,但卻能越謙卑愛別人?
我們親近人,不能降低道德標準,不能世俗或媚俗,只知道做討人喜歡的事情,
但我們越靠近主耶穌,就越要道成肉身,謙卑自己俯就卑微。


以下提幾處經文為例:

出埃及記21:2,神在講完十誡這高超、偉大的經文以後,
接下講的看起來是好庸俗的事情:“你若買希伯來人作奴 僕……”,你會說什麼?在神的家裏還有作奴隸的事情?
  在罪惡的世界裏,
基督徒可以怎麼做?到底應該怎麼做?後面,出埃及記21: 20又講到:“人若用棍子打奴僕或婢女……”,什麼?屬神的人哪里有打別人的?哪里還可以打自己家裏的傭人?如果我們再看下去就會發現,在出埃及記裏,十誡雖然是最重要的,神談到十誡其實只用一點篇幅,其他大部分的篇幅,是在講神兒女生活上的庸俗事務、一般事物。


利未記的主題是聖潔(分別為聖),內容給我們的印象卻似乎是無聊,其實,
那些食、衣、住、行、育、樂的規定一點都不庸俗,相反,敬拜、讚美、 讀經、禱告、禁食、靈修、傳福音、擘餅,還有神學研究,到可以非常地屬世、屬肉體、屬血氣,聖經上責備這些“屬靈活動”的經文太多了。主耶穌沒有命令我們不顧吃喝,而是要我們不為吃喝憂慮,主禱文甚至說“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呢!而且“神的國不在乎吃喝”(羅14:17),那是強調我們要在“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中生活,我們應該用“吃喝紀念主”呢!(林前11:20-34)!  上帝顧念人生活中的每件事,每件事都是神的事。教會若要以耶穌基督為根基、為建材和目標,若要建造金銀寶石的工程,就要“去行”,靠著恩,憑著信,在主耶穌裏,行在“一般”、“庸俗”的每天生活中。

教會軟弱,這是歷史的常態,牧師、傳道、長執、同工、弟兄姊妹們皆如此。
我們可不可以因此換教會?我認為可以的,有的時候,如果實在太艱難,或實在留不下去,也只有換(天主教說任何時候都不可以,包括教會極腐化時,天主教的對錯在此不論),但這跟婚姻、工作一樣,如果換了,就有可能換到一個情形,就是天下之大,卻無一教會可去,無婚可結,無工可作,無人可和你相處,最後發現,自己跟自己也沒有辦法獨處,因為自己也不是金銀寶石。

真實的金銀寶石無論在哪裡--只能更純淨,而不是更草木禾楷化,
怎樣讓這些草木禾楷--在那些艱難的狀況和環境下能脫胎換骨?在悟性上使信仰更純正?逐漸變成金銀寶石呢?只有去行!知行合一!我們繼續求主耶穌赦免更新,起碼不要淡出、孤僻、潔癖化,還以為屬靈,認為自己愛神或渴慕神。

    我們都知道最美好的基督徒生命,就是上帝賜給我們復活的生命,是要在這罪惡的世界,在軟弱的教會,從
我們這取死的身體裏活出來的,因為我們在基督的永恆裏必然得勝。阿們

頌主恩慈等候主來
三重衛理堂高傳道


注釋:
1、喬治•慕勒(George Müller,1805-1898),19世紀英國弟兄會領袖,
在布理斯托開辦孤兒院,一生照顧的孤兒總數超過10萬人。——編者
2、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1759- 1833),英國國會下議院議員(1780-1825),
英格蘭廢奴運動領袖,在英國國會通過《廢除奴隸制度法案》(Slavery Abolition Act)的三天後蒙主召歸。——編者注
3、莫拉維亞兄弟會正式名稱為“弟兄合一會”(Unitas Fratrum),他們不僅最先開展24小時守望禱告,
也是最早認真遵行主耶穌的“福音託付”的群體,在非洲、亞洲、格陵蘭、拉布蘭及美洲印第安人中開展福音宣教。——編者注
4、大德蘭(Teresa of Jesus,1515-1582),西班牙聖衣會(
加爾默羅修會)修女。——編者注
5、聖方濟各(Francesco,1182-1226),
又稱聖法蘭西斯,方濟會(小兄弟會)的創辦者。很多聖方濟各生平的故事和他對動物的愛有關。——編者注
6、伯納爾(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法國明穀(
Clairvaux)修道院創辦人,其屬靈生活影響了全歐洲的修會和修道院,被馬丁•路德譽為“世上最聖潔的修道士”。——編者注
7、聖依納爵•羅耀拉(Ignacio de Loyola,1491 - 1556)又稱伊格那丟,耶穌會創始人,在天主教內進行改革,
對抗馬丁•路德等人所領導的宗教改革。著有《神操》(Spiritual Exercises)一書。——編者注
8、小德蘭(Teresa of Lisieux,1873-1897),聖衣會修女,
在世僅24年,以“神嬰小道”的靈修路線著稱,核心是謙卑與信靠的小孩子樣式。——編者注
9、聖凱薩琳(Catherine of Siena,1347-1380,)義大利多明我會(道明會)
修女,與大德蘭、小德蘭並列天主教三位女聖師。——編者注
10、聖十字約翰(John of the Cross,1542-1591),聖衣會修士,以“心靈黑夜”
的神秘靈修著稱。——編者注
11、聖文德(Bonaventure,1221-1274),
方濟會修士及第七任總僕,曾大力改革方濟會。——編者注
12、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1714- 1770),大覺醒運動代表人物,衛理宗共同創始人。
在大眾傳播工具尚未發明的年代,曾有超過百萬人聽過他講道。——編者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