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家:平安!
感謝神帶領我們至祂的面前,領受所賜的靈、生命、話語!在此由衷地歡迎您,我將分享靈修心得、講台信息、健康資訊和生活上的關心;願能謙卑地與各位一起追求真理,誠心所願!(路一78~79)
  • 542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靈修心得:基督徒是有福的人嗎?

    中世紀有個有名的《查士丁尼法典》(Justinian Code),是第一個東羅馬帝國(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大帝(Justinian),在位時編纂的。不過今天特別要提他的另一件出名的事--是娶了希歐多拉(Theodora)。Theodora是羅馬帝國歷史裡有名的優伶、蕩婦、名妓,在她嫁給皇帝之前的生活:她的晚上常有兩三個男人在她床上打架,爭奪要擁有她。我很稀奇不乏美女的皇帝查士丁尼,在那麼多的後宮妃嬪中,獨獨選了Theodora作王后。我們也稀奇她作了王后之後,變得非常規矩,也非常有智慧、有能力。
    歷史家記說,她差不多就是個女皇帝,因為Justinian凡事向她諮詢,也聽她。包括有次危機的解決,當時主後523年,君士坦丁堡裡發生二派反皇帝的暴動,軍隊幾乎鎮壓不住,於是Justinian召來妻子和親信開御前會議。Justinian說:「我們撤退,逃吧。」Theodora站起來講了一段話:「我的皇帝,當我作了王后、嘗過權力的滋味後,我再無法過那種不被尊為王后的日子。我們有的是錢,這裡又有船,有御林軍保護是大可以走人,但我寧可穿上王后的壽衣死。」她的意思是說:「我死也不走。」結果她的話激動Justinian和將軍們的支持,決定以強勢的軍事行動,壓制了叛亂,奪回了國家統治權。
    知名的基督徒兒童心理學家,詹姆士‧杜布森(James C. Dobson),寫過一本書叫做
The Strong-Willed Child”,曾多次翻成中文(如何教養霸道的孩子、我家沒有小霸王)。我之前以為這書是講如何管教那種意志頑梗、固執、倔強的孩子。後來看了,才知道他說的是,每一個小孩都有Strong will,都跟秦始皇、呂后、武則天或 Theodora...一樣,我要照我的意思做!不僅是政治人物、小孩,你我也都是這樣。我們希望有貫徹自己意志的權力,要人家來聽我的,如此就可以快樂。
    此外知識和聰明,能讓我們快樂嗎?除非你看老莊或盧梭的東西,他們會說,知識和聰明讓你不快樂;但一般情形下,我們都覺得擁有知識和聰明會讓我們快樂。不過這倒不是像華人講的,華人大多會說:學位令人快樂,而是聰明和知識讓我們有豐富的體會。不少的數學家說:「不懂數學,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美。」我自己的感覺是:「不懂數學,就不知道什麼叫做頭痛。」不過數學的確有它的奇妙之處。我說:「要懂中文,才能知道漢唐的詩詞之美。」亞里斯多德、柏拉圖,這些西方主治的傳統裡,都認為聰明和智慧帶來的知識,能讓我們的生活更好。
    弟兄姊妹們健康叫人快樂嗎?這你應該能夠接受吧。無論到花蓮秀姑巒溪泛舟,或到高雄六龜架滑翔翼,或坐雲霄飛車、玩空中彈跳、跳傘、跳塔,真是可以玩得非常喜樂,但都先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享受生活中的各種樂趣。所以健康叫人快樂,你我能懂。
    我們會說,海倫凱勒很快樂,但仍不夠快樂;如果她的眼睛能看到,她會更快樂。健康叫人能享受上帝所賜的人生。
    因此,我再說什麼是快樂、有福的人?一般講的就是,這個人有名利、富貴、知識、權力、健康、長壽,及各樣使人幸福、滿足、快樂的「大福」。但是...

聖經的看法
從舊約歷史我們知道 父神讓亞當有這樣的快樂:亞當有極大的知識、聰明和能力,能管天空的飛鳥、海裡的魚、地上的走獸,凡經行海道的都要聽他,而且神賜給他的伊甸園也很舒服,有悅人眼目的樹,有四道河流滋潤園子,在那裡有好的金子,珍珠和紅瑪瑙。
父神讓亞當的子孫也是這樣的快樂。神給亞伯拉罕和他的子孫:「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創22:17-18)「我要將你現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永遠為業,我也必作他們的神。」(創17:8)甚至賜給大衛和他的後裔的,都是一樣的豐富,且祂「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我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使徒14:17),所以我們都是有福的人。
    弟兄們 父神喜悅我們用五官、感覺、心靈享受這一切的美麗。各位,我們基督徒不是禁慾主義,我們歡喜快樂的享受 父神所創造的一切。
但到新約時期,好像相反了。我們的主耶穌和使徒保羅、雅各、彼得,都告訴我們,什麼是快樂,什麼是幸福。這些經文也很熟悉,但我們常常沒有好好去想過它
馬太福音5:10-11,耶穌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在路加福音6:20的「平原寶訓」裡,主耶穌講得更恐怖,祂說:「你們貧窮的人有福了!你們飢餓的人有福了!你們哀哭的人有福了!」你們被人恨惡、拒絕、辱罵、棄絕,就真有福了!你應當歡喜。這剛好就是今天雅各書1章所講的,且讓我們覺得莫名其妙的地方:「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雅1:2)「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該喜樂。」(1:9)這我們懂,有病的、差勁的、沒有能力的、被提升了,那我們很高興。可是下面一句話:「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1:10)就很難叫我們接受了。
    我新加坡武吉之瑪教會當中作校長的、董事長的,你一旦失業,我怎麼會說「恭喜你」?這類的話保使徒羅講得更多,我就不引了。但引一下彼得的話,「忍受冤屈的苦楚,這是可喜愛的。」(彼前2:19)「因行善受苦……是可喜愛的」(彼前2:20)「為義受苦是有福的。」(彼前3:14)「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要歡喜;為基督的名受辱罵,是有福的。」(彼前4:12)
    你去傳福音、愛主、誠實,然後受委屈受苦了,我會說:「你很了不起,還持守正直、持守信仰。」但大概不會說:「你很有福。」去發福音單張、勸人信耶穌,被人打了兩個耳光,我們說:「與主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榮耀。」但大概不會說:「恭喜你,打得好!」
我們會對一個人,假定他是無辜、冤枉的,或是堅持原則行善、行義受了許多的苦,說:「唉,辛苦了,主都記念。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但不會在探訪時說:「你真是好蒙福,恭喜,我為你高興。」這是沒人性。
    弟兄姊妹們:新約和舊約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舊約告訴我們,升官發財、子孫滿堂、世上各樣美好的事情,是有福、是快樂;新約為什麼講受苦、受委屈,是快樂、有福?我們再回到快樂的定義,看看是否能找到,新約和舊約是一致的,都是在講基督徒在這世上如何活是為有福。

    幸福和快樂,最簡單的定義,就是我的慾望得到滿足。稱心如意、慾望滿足,這應該很快樂吧?我承認有時候的稱心如意、慾望滿足,實在是不太道德(畢竟我們從伊甸就墮落),例如一些淫蕩、貪婪、報復、嫉妒、仇恨的慾望、念頭或想法,是很不對的。
    但有時候,我們基督徒(包括在舊約的時候),很多的慾望、打算和想法,是合情理、合人性、合意志的,包括得到榮華富貴、權力、名譽、公義伸張、真相大白,或感官的滿足,都不是壞事,是父神樂於給我們成就的,為什麼新約這麼少講這樣的話?

我們知道人有他自己的慾望、想法。我們不談那些壞的,就講好的:我希望兒子考上大學、我希望老婆專心愛我、我希望我的病得醫治、我希望選舉的結果公正、我希望凡是案件真相能夠大白,這些應該是很正常、合理、不自私的慾望或想法,上帝也希望做的,沒有什麼不對的。但是,當這些好的盼望和要求不能達到,甚至受到攔阻的時候,為什麼聖經上(特別新約)說:「這是有福的,你們應當歡喜?

這問題不克服、不解決的話,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個勉強得救的生活。要回答這問題,不能不講些稍微深的東西,容我回到前面講的:我們憑著理性、理智、情感、經驗來衡量、盼望、寄望、要求一件美好、良善、公義的事情,譬如求公平、健康,這有什麼不好嗎?以人作為衡量萬物的尺度,有什麼不對嗎?

問題正在這裡!我斬釘截鐵的說:「人不是衡量萬物的尺度,人的理性也不是衡量萬物的尺度。」
    父神要祂的兒女學一件事,這件事正是亞當和夏娃墮落的原因。有東西好看、好吃、吃了能夠像神,這是很好的事。亞當和夏娃的理性、意志、意願、心,想要看好看的,吃好吃的,像上帝一樣的聰明能幹,這些都是好事,為什麼他被定罪?
    只有一個理由:這些好事要服在上帝的權柄之下。人的理性、經驗和一切的事情,如果不服在上帝的權柄、上帝的啟示、上帝的話之下,就是可咒可詛的!
    在這三百年來,從啟蒙運動開始,人都想從理性、經驗裡找到人可以持續快樂的根據或制度,或是個人生活,或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民主政治、醫療科學的進步...。總之,我們希望人的慾望能夠滿足。希望不僅要在知識上找到正確的東西(這是知識),還要在道德、生活上能夠讓人滿足(這是倫理)。然而,學哲學的都知道,這個工程在廿世紀末,就開始完全崩潰了。
    在廿世紀的後半個世紀,人覺得靠著自己的理智能夠替科學(甚至數學)找到一個正確的基礎,這卻被當世紀最著名的邏輯學家哥德爾(Kurt Godel,1906-1978)打破了,他證明了有些「真
理」是無法證明的,也就是人的理智不可能找到穩固的真理!
    而近廿年來,特別在美國的哲學界,有一種反基礎主義(anti-foundationism)也告訴我們:人的理性和經驗找不到、也不能告訴我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也就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推出合理的體系。
這些人不是佈道家、不是沒有念過書的基要派,這些人是最有學問的人。他們說的話,竟然正是聖經中詩人、先知和傳道者說的:「人算什麼。」(舊約詩8:4, 144:3)「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為清潔;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16:2)「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21:2)「耶和華啊,我曉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腳步。」(耶10:23)
    人所說的一切,不管是從理性主義、經驗主義來講,到最後都是鏡花水月。因此,你不順服上帝,就進到一個知識和倫理的深淵,一個淵面黑暗、漆黑一團的世界。
    我常常講到,如果後現代思潮發展下去,跟佛教將是非常好的結合。在新加坡有個會友的父親是佛教徒請我吃飯,他說:「我有一次聽你們一個牧師講說,你們相信有永恆不變的真理。這哪裡可能?沒有這種事。諸法無常!什麼都在變,沒有不變的真理。」當然我馬上想問:「既然諸法無常,那「沒有絕對不變的真理」這句話,不知道會不會變?」
    哲學家告訴我們,人的生命中如果沒有上帝、上帝的話、上帝的權柄,那些很深奧的知識,一定會叫我們進入虛無主義。
    人如果沒有上帝,沒有絕對的、百分之百的順服上帝的權柄,我們在生活中不會有幸福和快樂。我相信後現代文化遲早會發現這道理。其實不只是後現代,古典時代的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已經告訴我們:「人生的意義在尋求死的價值。人生的目的最好就是自殺(可以決定自己的結局?)。」我不多談這些,但後現代常常提這些事情。你如果不是「全然」的願意信靠上帝(即使你說你已經信主),你的生命、婚姻、家庭、學業,會帶來的一種結果,就是被勉強得救,但你不肯讓上帝來修剪或對付你的生命。

十字架上的主
上帝怎麼拯救我們?我們都知道祂藉著耶穌基督來拯救我們;祂藉著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死、替我們受苦受難來拯救我們。這絕對正確,但我希望把耶穌基督的死和十字架,跟今天這不易理解的經文連在一起:受苦、受難、受委屈、被打擊,是有福的;堅持信仰原則走正義、公理的路,卻完全不順利,這是有福的。我們要理解這是為什麼?怎麼一回事?
    耶穌基督在這世上替我們承受一切的冤枉、委屈和不適當的挫折,只因為我們是罪人,所以祂替我們受刑罰。常常我們想到的十字架,就是這些委屈、不當和痛苦。其實十字架遠遠超過這些,我們要想到的是:主耶穌的順服、主耶穌為我們的犧牲,包括離開祂的天父,包括祂在地上有沒有父親的愛(聖經中約瑟的記載很少,他可能很早逝世),包括祂在地上的兄弟譏笑祂,包括祂不被自己家鄉的人悅納,包括猶太人、文士和法利賽人抵擋祂。各位,有個美好的家庭、父母,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但我們主耶穌為了順服天父上帝,就放棄了這個合理的權利,祂離開祂的天父,道成肉身,為要住在我們中間。
還有一點,我們以前可能不敢去多想,就是我們主耶穌也放棄擁有一個屬自己的家庭,有妻子、兒女。我們不敢去想這些,因為這很褻瀆,包括一些言論、書籍和電影〈達文西密碼〉說,耶穌有結婚,祂娶了抹大拉的馬利亞之類的話。但我們可以很合裡,也很正統的講:祂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完全的人有各樣的需要,包括婚姻、家庭的需要。同樣,我們的主耶穌為著愛我們,為著遵行天父的旨意,就放棄了這個非常合理、祂也可以擁有得到溫暖的東西。
    這些都還是人的一些合理要求,我們能不能講到更偉大、更高貴的,像社會公義?
    各位,我們希望公平、正義,這很合裡。但我們的主耶穌連一個公平的審判都沒有。以賽亞書說:「因受欺壓和審判,祂被奪去。」(賽53:8)   
祂所碰到的每件事都不合情、不合理、不公正,但祂還是順服了,因為「神的美意本是如此。」(太11:26)
十字架,主耶穌所要表現的:不只是祂替我們贖罪、擔當我們的罪惡,還有祂要讓上帝的兒女因著祂在十字架上受死、受苦、受難,而得到豐富的生命。十字架要我們知道一件事,就是以基督的心為心:「你學習像我一樣,我是聖子尚且這樣。你要學習和效法我在每件事上以天父的意思為意思。」因此,會有兩個意志的鬥爭:上帝的意思跟我們的意思。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痛苦和不平,就在這裡。
    為什麼一個非常合情合理、該有的事沒有發生?為什麼不合情、不合理的事發生在我身上?我們應當去糾正改正,但所有的糾正改正都建立在一個肯定上:神的美意如此,我就順服。所以,十字架、所有苦難、不平的事情對我們有幫助:不是什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不是什麼懦弱,不是什麼磨練,不是我們的個性會怎麼樣,這些都不是基督教和聖經所講的;聖經講的是,神讓我們在這些事裡面學到一件事,不是無視於邪惡的存在,但天父的旨意一定是對的、一定是好的,因祂以艱難困苦引導我們行在祂的正路中:「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詩30:20-21)
我絕不是反對理性,更不是反對經驗,只是我強調理性、經驗、感情、愛情要服在上帝的權柄之下。我知道這樣講,會讓有些人受不了,因此有很多的故事談到基督徒應該如何來學習順服和信靠。

    有一個天主教國家的故事,不是真的,但我希望你抓到重點。故事講到,北歐國家的一個教堂裡有個管堂的,他認識教堂裡十字架上的耶穌。
我們基督教的十字架上面沒有耶穌,因為我們比較強調復活,所以耶穌不在那裡了。天主教比較強調的是耶穌為我們受苦難,所以天主教的十字架上面都有一個耶穌。

這管堂的看到常常有人到耶穌面前來禱告、祈求,但耶穌都不講話。他覺得耶穌應該講點話、做點事。他想,是不是耶穌太累了?是不是耶穌有時遲鈍了一點?
有一天,他就跟耶穌講:「我看你很多事處理得好像不大好。乾脆我來代替你掛在十字架上,你來代我管堂,好不好?」
耶穌說:「好!不過只有一個條件,不可以講話。」他覺得這很容易,就是不講話嘛。
於是,管堂的上到十字架上,就有人來了。
第一個是一個大財主,帶著一大袋金子,很迫切的禱告。禱告完了,忘了那金子,就出去了。管堂的想要叫他回來:「你忘了你的金子。」但他想到答應了耶穌不能講話,就不講了。
接著來了第二個人,憂傷的禱告。他很需要錢,因為母親重病:「主啊,給我錢,我需要醫治媽媽的病。」這樣的祈求很好,不是作奸犯科、不是下流。他禱告完一看,旁邊一袋金子:「哈利路亞,耶穌,你聽我的禱告。」就拿起錢,歡歡喜喜的走了。管堂的又想喊:「那不是你的錢,放回來!」但他想到答應了耶穌不能講話,只好不講。
又來了第三個人,一個年輕水手,馬上要上船,他來禱告,希望主耶穌給他平安:「主啊,給我平安,不要碰到風浪。」禱告完了,那財主在路上發現自己忘了錢,就回來拿。看到水手剛從他坐的位置上起來,就抓著他說:「還錢來,才幾分鐘,一定是你把錢拿走了。」水手說:「我沒有拿什麼錢,我在這裡禱告求耶穌給我平安,你不要耽誤我,船馬上要開了。」這要趕快走,更啟人疑竇,兩人就吵了起來。
管堂的受不了了,非做點事不可。他就說:「你們不要吵了。財主,這水手真的沒拿你的錢,你讓他趕快走,他快要誤了船了。你的錢是另外一個人拿走的,他現在還在路上,你去找,說不定還可以碰到他。」
那財主就謝謝耶穌,趕快追去了,然後他也追回了錢。這水手也感謝耶穌,趕上了船。
管堂的在他們都走了以後,就跟耶穌講:「我才在這上面五分鐘,就做了很多好事。」
耶穌說:「你才在這裡五分鐘,就壞了很多事。快給我下來!你沒有資格在上面。」他委屈的問:「我什麼地方出錯了?」
耶穌說:「第一個財主是個大混蛋,他那筆錢是要拿去嫖妓玩女人的。他根本不缺這點錢,也不應該用這錢去嫖妓,所以我特別讓他把那錢留下來。第二個人的母親重病,非常需要錢看病。現在你讓錢物歸原主了,這人的母親會病死,這人也因為被誣賴是賊,上吊而死。至於那水手,如果上船了,一定會死於大風浪。我讓那財主回來,就是耽誤他的船期,他就不必死。你救了他,讓他上船,他就上船遇風浪死掉。因為你的干預,三個人都要死掉。你給我下來!」
各位,這一類的故事似乎在告訴我們:我們的智慧有限、看不到事情的全貌。但是,我完全相信你可以在生活中找出一些事情,怎麼解釋都是上帝不對。我猜很多的基督徒在生活中,對上帝有很多的不滿。上面這個故事好像可以解釋一下,但在我們生活中,憑著這故事不能解決問題,而要憑著另外一件事,才能解決問題。我認為可以,但你願不願意相信,我就不曉得了。也不是什麼秘訣,就是「仰望在十字架上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基督」(來12:2)。有一位神,祂為我們受一切的冤枉和委屈,而且祂要求信靠祂的人,要天天背起這個十字架來跟隨祂。祂要求我們在碰到各樣的患難中,要因擺在前頭有滿足的喜樂,有永遠的福樂,就輕看羞辱,忍受苦難。不是我們賤,不是我們自虐,而是我們信靠這上帝、信靠這十字架的主。十字架,永遠是我們的榮耀,永遠是我們得勝的標記
是的,這些都不能代替生活中的艱難,也沒有一個順服是容易的。但如果聖靈光照我們,讓我們在每個十字架的經歷中,再一次看到:「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參賽55:9)「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林前1:25)「神的公義勝於我的公義。」(參伯35:2)那我們就可以順服。
在約伯記42:1-3,約伯對耶和華說:「我知道,祢萬事都能做;祢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祢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約伯講這話,好像「維根斯坦」說的:「我們不明白的,不能說的,就應該不要講(pass it over into silence)。」可惜,在人間有太多的人,包括很多自比約伯的基督徒,認為上帝是九拿十穩地錯了。
但我們比約伯幸運,我們在新約的十字架下(其實舊約一樣有),對主有信靠的時候,我們真的知道:「主啊!祢的智慧比我有智慧;祢的公義比我有公義;祢的能力比我有能力;祢的謀略、判斷、計畫都比我好。」

我們的十字架
各位,新約、舊約真有那麼大的區別嗎?其實並沒有。亞伯拉罕是一個蒙福的人,「論福,我賜大福給你。」他不也一再經歷到人生各種的不合情並不合理嗎?他一開始不就經歷到「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創12:1),跟我們主耶穌一樣,離開父母。我們雖沒有離開父母,但要有一個認識:對父母的愛,都要順服上帝的旨意。亞伯拉罕不是也經歷到一件事,就是他必須聽上帝的話,「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來11:17)。哪有父親殺自己的兒子?這些事都是不合情、不合理、不應該的。但這些不都是我們當喝的杯、當受的洗、當背的十字架,好叫我們學習順服天父。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約瑟、大衛、摩西……等舊約的人物所遭遇的,我們在今天生活中繼續碰到的。你覺得你今天的工作真是冤枉。大衛和約瑟也有這樣的委屈,我們都有這樣的委屈。但我們不是懦弱、不是害怕,乃是在信靠上帝之下,才產生那解決、克服、勝過邪惡的力量。因此,「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雅1:2,10)不是說這些邪惡不好的事是對的。在新天新地裡沒有這些事,在上帝原來創造的世界裡也沒有這些事;但在這非常不合理的現實世界裡面,上帝對我們的拯救,是包括讓我們經歷這些事。不是這些事好,而是在克服、對付、減少這些事中,我們得以學習順服天父,也希望有一天這些事靠著主都消除了。而我們得到克服、減少、消除這些邪惡的能力,就在於百分之百、千分之千、萬分之萬中,越來越堅定的說:「主耶穌,我願意順服祢,我願意信靠祢。這事太奇妙,我不能明白;這事太艱難,我沒有辦法接受,但我相信祢有美意。」
    父神常常剝奪我們合理的東西,我們生氣,我們忿忿不平。但那些氣和不平若是能讓我們去思想十字架、能讓聖靈使我們認識耶穌的恩典,我們就可以有更大的智慧、忍耐和能力解決問題。當然,如果沒有信心,這些事就只會讓我們有更大的苦毒、忿怒和遠離上帝。
雅各勸弟兄姊妹:「富足的弟兄,你無緣無故的被傷害、沒有了這些東西,要以為大喜樂啊。」「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該喜樂;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雅1:2-4,9-10,12)我們不僅信靠上帝,甚至信靠到與主同死,而且得到生命的冠冕,也就是我們可以活出一個極美、極好、極愛主的生命。
    現在的反基礎主義(anti-foundationism)說,我們這樣接受上帝的救恩不合理。其實我認為是很合理的。他們的講法很複雜,我不去談。但我要用十字架道理再一次說,我知道明白的弟兄得到的那是真福氣、是真喜悅的。
    各位弟兄們,請你再記得,我不是說我們每個人都要什麼安貧樂道。舊約裡所講的知識、健康、財富、美麗都是好的,但這些東西如果不服在上帝的權柄之下,會走火入魔的,就像所羅門的心偏離了上帝一樣:「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不效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神。」(王上11:4)
而上帝的救恩,不僅是耶穌基督替我們贖罪,為我們死,而且還包括給我們祂復活的生命;這生命在我們裡面,需要繼續被十字架對付、需要被修剪,繼續在艱難、不合理的事上學習信靠順服神,才能不斷地更新、不斷地成長得更像耶穌。所以,「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
    所有作見證的弟兄和姊妹,跟你我一樣,也是罪人。我不是說,我們每個人都要像他們一樣;但我的確知道,當我們為了主耶穌和那更美好天上的事,覺得世上有些事可以犧牲的時候,或者說,我們可以在信靠上帝之下,承受這些苦難的時候,感謝主,你得到了生命的冠冕。
    弟兄們:雅各書1:17告訴我們,「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裡降下來的。」
   
天父上帝不但白白給我們永生和各樣的祝福,祂也把十字架給我們,叫我們把祂那種生命,在十字架的磨練和對付當中,活得更美好。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我們脫去這些污穢、盈餘的邪惡,都是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成就的。
    但主耶穌希望我們的意志、理性、心靈,能夠更主動、積極的信靠順服祂,且效法主耶穌的榜樣,「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這叫我們因此也能忍受。不是「忍辱負重」的忍受,不是「打落門牙混血吞」的忍受,不是「容忍罪惡」的忍受,而是從主的恩典得到力量、更新,勝過邪惡的忍受。我們才是真有福的人!!阿們。
頌主恩慈等候主來
士林聖教會高傳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