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家:平安!
感謝神帶領我們至祂的面前,領受所賜的靈、生命、話語!在此由衷地歡迎您,我將分享靈修心得、講台信息、健康資訊和生活上的關心;願能謙卑地與各位一起追求真理,誠心所願!(路一78~79)
  • 5523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關心台灣經濟之人口問題

    依美國人口資料局的統計,台灣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居住630人,這個密度是美國的20倍,是多數歐洲國家的3倍,日本的2倍,人口密度過高確實造成台灣整體環境極大的負荷,但是人口問題不僅是一社會、交通、環境問題而已,更是一個經濟問題。經濟學家凱因斯曾於二戰前發表論文指出:人口成長與經濟繁榮密切相關,人口成長緩慢的國家,容易導致失業及不景氣

     凱因斯的憂慮與早他一百多年前的馬爾薩斯剛好相反,馬爾薩斯在1798年出版的《人口原理》直指:人口成長太快,全球糧食將不敷所需而形成災難,凱因斯則是擔心人口成長太慢,難以創造需求而致經濟衰退。顯然馬爾薩斯是從長期的觀點來看待人口與經濟的問題,因此主張人口成長必須受約束,反觀凱因斯則是從短期的觀點出發,因此主張人口必須適度成長,才能提振一國經濟。兩人的見解看似矛盾,其實是彼此互補,可做為我國政府長、短期人口政策的指引。

     台灣於民國70年代,每年新生兒平均高達35萬人,人口增加雖加重環境的負荷,但也促使家庭消費支出快速成長,對於具有高儲蓄率的國家而言,人口成長確實成了創造消費需求的重要動能,民國70年代(1980)國內民間消費平均年增率達8.2%,我國經濟成長率高達7.9%,這皆與台灣人口的快速成長息息相關。

     反觀近年台灣每年新生兒人數已降至20萬,人口成長緩慢使得民間消費動能流失,許多與幼兒直接有關和相關的產業,經營日趨困難,近七年民間消費成長率已驟降至2.3%,經濟成長率僅3.8%,顯示人口成長的緩慢確實如同凱因斯所言,容易導致經濟不景氣。

     然而,近五年的台灣人口只是成長慢了點,其對景氣的影響即已如此之巨,十多年後台灣人口轉為負成長,其收縮景氣的效果如何?自是不言可喻。這也是為什麼台灣人口負成長,會令人深以為憂的原因。人口負成長紓解人口密度,紓緩了都市空間確實是好事,但其收縮需求所引發的消費下滑、失業上升,投資停滯就不是好事了,這也就是凱因斯所以主張人口應維持適度成長的原因。

     台灣人口成長趨緩的問題愈來愈明顯,新生兒的人數年年創新低,估計今年將跌破20萬人,面對這一處境,行政院所提的青年安心成家方案用意雖佳,但根本難以創造誘因,試想誰會為了兩年房貸免息或育嬰假半年六成薪的區區小錢去結婚、生子?結婚生子是人生長期重大的決策,政府卻擬以短期的區區小利相誘,豈能有成?
    日前經建會建議給予每位新生兒18年的長期租稅抵減誘因,這才是對症下藥之策,但是從行政院態度冷淡看來,劉內閣恐怕還沒有理解人口負成長的嚴重性。

     深入探討,可以發現近年台灣人口成長趨緩與經濟成長低靡,其實是互為因果,先是由於朝野經年累月政治爭鬥,經濟前景不明,導致青年人因為生不起、養不起而怯於結婚生育,如此所形成的人口快速下滑,又造成消費疲弱不振,進一步加深台灣經濟困境,終致中產階級流失、貧富日趨兩極,生育率進一步下滑。

    東協的新加坡同樣有人口成長趨緩的問題,新加坡政府於八月十八日公佈的鼓勵生育和幫助民眾養育子女的政策配套,相信會羡煞許多亞洲國家婦女。因为,在目前日、韓各國人口政策相比之下,新加坡的整體配套策:自今年九月一日起,生兒育女的有税務回饋(基本5000新幣約合十一萬新台幣)、婴儿红利(基本一萬新幣約合二十二萬新台幣)、托兒津贴(每月500新幣約合新台幣一萬一千新台幣元)、16个星期(四個月)的有薪產假...等等。
    雖然二國面對同樣的問題有不同的背景與思考,但我認為要解決人口負成長,除了釋出長期的生育政策和鼓勵措施外,創造一個充滿希望的台灣經濟,使年青人有穩定的工作,也只有在無後顧之憂的大環境下,人口與經濟的良性發展,才可望水到渠成。這是馬政府首要思考的課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