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大家:平安!
感謝神帶領我們至祂的面前,領受所賜的靈、生命、話語!在此由衷地歡迎您,我將分享靈修心得、講台信息、健康資訊和生活上的關心;願能謙卑地與各位一起追求真理,誠心所願!(路一78~79)
  • 5496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上帝千年心意的告白:聖經

    一般人常說,聖經是一本勸人為善的書,是前人假託神的名義寫的,用以勸戒世人,叫他們不敢作奸犯科,改過向善,以補法律之不足。
按文學家的看法:聖經是一本西方文學標準經典;世上無論那一本書,文筆之妙,寫作之佳,沒有高過這部書的層次。
欲忽視聖經的人就說:聖經只不過是猶太人的歷史,西方的經典,正如佛經、道經、可蘭經之流,只是一種神話,一種無稽之談而已。
敵視聖經的人則說:是歐美宗教侵略的工具,是一本危害民族團結的宣傳品;中國義和團之民變,就是由於基督教宣教士造成。
又有膚淺不求甚解的人說:聖經是一本簡單無聊,毫無閱讀價值的書;你把聖經打開一看,就寫神用泥土造人一類無稽之談,便是你們、我們、他們、阿們等類粗俗的語句。
    眾人議論紛紜,各執一辭,似乎皆有理由。
但我們如果真的客觀研究並仔細想想,聖經的話眞有道理。

你認為人不是用泥土造的嗎?
科學家說,是的,造成你身體的元素,沒有一樣不是從土而出;
若用化學方法把你身體分析一下,便知道你這個人真是泥土造成的。

化學分析的結果如下:
你的骨頭是由燐酸鈣組成的,燐酸鈣是一種礦石粉末,
是泥土中的成分之一。

你身上的肉是由脂肪和蛋白纖維細胞組成,
分解後就變成水與煤炭和芒硝,這豈不就是泥土的成分麼?

你的血液若分解了,可得水與氧化鐵,氧化鐵是紅色泥土的主要成分。人若死了,豈不化為泥土嗎?

    上帝說人是由泥土造成的,難道錯了嗎?
又說,人是出於土仍歸於土,難道不對嗎?

神在六千年前對摩西(舊約聖經創世記的作者)所說的話,現在科學證實完全正確,你看奇妙不奇妙呢?

    我們說到人,自己常以為是很了不起,很有本事,事實上我們不過是一塊泥土而已;因為人的肉體實在不值幾文。
人體的價值估計:十九世紀有位化學家,曾把人體的價值估計過,
他作了下列的結論;人身脂肪可作肥皂六塊,燐質可作火柴二百二十根,所有的石灰質可以消毒一個雞籠,
人身肉體內所含硫磺可殺死一條狗身上的跳蚤,鐵質可打一根鐵釘,
另有鹽一小碗,糖一杯,還有一點氮氣,若作成火藥,
可放一次小鞭砲。以上各種物質,以平時價值計算,不及十元美金。

    所以人之寶貴,不在肉體,乃在靈魂。生理學家告訴我們,
人身細胞七年代謝一次。
換句話說,你的軀殼七年死一次。
所以軀殼或死或生不算什麼,最要緊的是靈魂得救,

因為這是影嚮到永遠的。

    聖經是勸善的書嗎?
聖經的主張呢?聖經說,『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羅三28。)又說,『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羅三24。)
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羅十一6。)
上帝透過聖經告訴世人說:不在乎行為好壞,是在乎信,在乎恩典!所以,凡是認為聖經是勸人為善的書,是誤會了上帝默示聖經的原意!

    聖經是宗教侵略的工具嗎?
聖經一書,原是猶太人的經典,由猶太人傳留下來,再被英、德、法、美等西方國家所接受。若說聖經是侵略的工具,則猶太人應該首先侵略了英、德、法、美諸國,為何猶太人反而亡國,英、德、美、法等國反倒強盛呢?可見聖經不但不能侵略別的國家,反能幫助接受聖經的國家強盛起來。

    聖經是一本好的文學書嗎?
聖經文辭的確是好;可是聖經上指出:『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後三6。)文章雖好,但你如果只接受字句,即使全部聖經你能倒背如流,一字不差,仍不能幫助你的靈魂得救,免於沉淪。所以人說聖經是文學書,也是不夠準確。

    聖經是猶太人的歷史嗎?
初看起來似乎有點像;但它不只說到猶太人的史跡,並且記載人類的起源,說到人類將來的歸宿。聖經明明記著:耶穌降生是大喜的信息,乃是關乎萬民的,祂是全人類的救主。如此看來,那些學者認為聖經只是猶太人歷史的說法也是不正確的。
    人們為何常會判斷不正確呢?是因没有深刻研究,參考材料不夠,便冒然下結論。
本人以前對於聖經也是如此看法。
記得在高中畢業準備聯考時,我常常到台北聖家堂溫書,也看到這本聖經,卻末曾打開看過。
不知為何,我心裏就是十分瞧不起它,連看也不看,翻也不翻,
對朋友提及時--我硬說那是西方騙人信教的書,荒謬不值一看。
你看我可笑不可笑呢?

    直到我當兵信主及退伍之後,
因自身的經歷和經過多方的了解、與人辯論,
又經一段時間的研讀,不得不說這本聖經真是上帝所默示的,確實是神自己的話。

    直接的說,若是聖經這本書不是神的話,
則全世界三億多的信徒毫無信仰根據,
早應該脫離基督教另謀出路,
全球近五百多萬的傳道人趁早改行,上百萬個教堂皆可拆毀,
將近五億本的聖經皆可付之一炬了。以上是消極的結論;
以下將舉出五個積極的證據,以供各位部落閱讀者研究參考。


邏輯證明聖經是神的話
    上帝存在的問題,我在之前寫『上帝的普遍啟示與證據?!』一文中,已充分加以說明。既然天地之間有位真神,萬物和人類又是祂所創造的,祂既創造人,一定也願意與所造的人往來溝通。
如果這個推論是對的:上帝是那麼偉大,人是如此微小,
祂的學問如同天書,人們如何能懂呢?

    祂必定需要照人所能接受的辦法,來與我們交往。
人類交往的方法有二:第一是留下文字,第二是見面談話。
所以神也只好照我們腦細胞的智慧所能接受的方法,來與人類交往。
若這推論是對的話,則世上必有一本書,是神用來與人交往的書。
    世界上有那麼多的書,我們曉得那一本是神寫的呢?

若有一本書是神寫的,則這本書必具備下列條件:
(一)這本書上一定明說,是神自己寫的
若不寫明,人無法知道是神自己寫的。
正如人與人通信時一定要署名,好叫對方知道這信是誰寫的。
(二)這本書的道德律,一定要比一般人所著書籍之道德律為高,
因為神的道德標準一定比人的道德標準為高。
(三)這本書一定要說明創世與人類的來源,
及天地將來如何結局,因為神必須使我們明白我們的來歷,
與將來之歸宿
;其他的書籍因為是人寫的,
不知天地萬物之來源與歸宿,所以寫不出來;
上帝知道,而又是我們所必須知道的,所以上帝也必定會告訴我們。

(四)這本書一定要使任何知識階層的人皆能懂,皆可取得。
因為上帝不單是富人的神,也是窮人的神;不單是知識份子的神,
也是市井小民的神;祂是眾人的神。
所以這本書一定要各種人皆能懂,皆能得到。

(五)這書預言將來要成的事,必須完全應驗,否則不是上帝的話
因為神說的話豈可不成就呢?

(六)這書必定說明祂對人類的旨意。因為上帝如果不將祂的心意告訴我們,指示我們應當如何事奉與生活,我們便無所遵循。

    如果上述推論合理,我們便可將世界所有的書,照這六項原則加以審查,好知道是否有一本書是上帝寫的。

    世界上到底那本書是神寫的:我們現在把天下古今一切的書,
先照第一原則來審查,就會發現,世上僅有三部書符合,那就是聖經、可蘭經、摩門經。
    因為世界上無數的書籍中,只有這三本書自稱是神寫的。
佛經從沒說佛經是神寫的,
佛經上說,『己身即佛,』『實即是空。』
佛經根本不信神,故佛經不能算是神寫的。


    我們再把以上三本書,用第二原則來作第二次審查,
看看這三本書的道德律,是否超過人類的道德標準。

    可蘭經上說,發動聖戰死後立刻上天堂;天堂可以多妻,
娶四個不是犯罪。
諸位看看,這道德是如何墮落?
人在地上製造的家庭紛爭犯罪--犯的還不夠多,
還要到天上再去犯罪嗎?

    我們再看摩門經,這經的第一版與第二版,
百年而已內容大大不同,更改了很多。你看這個道德是怎樣呢?
上帝說的話能出爾反爾,朝三暮四,改來改去嗎?
如此看來,全世界的書,在此二審之中,業已全被淘汰,
只餘聖經一本了。

    聖經符合前述六原則:
(一)關於署名問題,全部聖經有二千餘次寫著:
這是我耶和華〔上帝的名〕說的。』足證神已屢次說過,
這本書是祂自己寫的。
(二)關於道德律,無疑的,聖經之道德律,實在高過一切書籍之道德標準;甚至我們最尊敬的孔孟大儒,其書籍所倡之道德律也望塵莫及。孔子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聖經乃是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已經與她犯姦淫了;恨人就是殺人。』

    有人認為耶穌所說『愛人如己』,與孔子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一樣的意義;照表面看來相仿,其實大有出入。
因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僅僅是一種消極作人的態度,
與人維持互不侵犯,謹慎自守而已。
耶穌所說『愛人如己』,才是一種積極作人之道。
自己不願承擔的,不加在別人身上,
本是理所當然,是人在社會中應有之起碼責任;
但是愛人如同自己,就是以愛己之愛對待在別人身上,
這是聖經之道德標準。


    孟子說,『有人待我以橫逆,君子必自反,我心不仁也,
其物奚宜至哉?
自反而仁矣,其橫逆猶是也,君子必自反,我必不忠矣,自省而忠矣,其橫逆猶是也,君子曰此亦妄人也已矣,
與禽獸奚擇哉,與禽獸又何難焉。』

孟子受人三次橫逆,就責備人為禽獸;
但聖經說,『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
當耶穌被眾人釘在十字架上,痛苦不堪,死亡迫近的時候,還禱告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由此可知聖經的道德標準是何等的高!

(三)惟有聖經說到神如何創造天、地、萬物,人類如何墮落,如何蒙救贖,將來天地如何結局,說的非常詳盡。

(四)關於聖經的普遍性,現已譯成一千六百餘種方言,雖偏遠蠻荒非洲土著也有聖經可讀。每年銷售的聖經,據一九九二年統計,英國五千零五十萬本,中國八百萬本,日本一百萬本,美國二千一百七十五萬本。每年全世界大小聖經,銷出達五億一千萬本。一九九五年聯合聖經公會統計,該年銷出二億七千七百萬本。每年所出之聖經,若將其排起來,可橫跨太平洋。凡願意索取的讀者,皆可人手一冊。

(五)關於預言應驗問題,其他宗教書籍,沒有一本有預言的,也根本不敢記錄預言,因為將來的事若不應驗,即失去著作者與其所傳宗教之信仰與地位了。

    但整本聖經裡,三分之二皆為預言,所預言的事,沒有一件不應驗。世界上的無神論學者與不信派,專在聖經的預言找毛病,迄今仍末找出缺點。你如能找出聖經有一個預言是不應驗,或與事實不符,便可以打倒聖經,並可得到一筆獎金,因為美國當時科學局長麗曼氏(Dr. Harry Rimmer)曾設下獎金,徵求能找出聖經上之錯誤者;這獎金一出,曾引起多人來找聖經的毛病,可是迄今皆無結果。

(六)至於說明上帝旨意一面,則整部聖經,世人所應知應行的事,無不詳盡指示,這在聖經任何一章,皆可讀到。
    總上所述,古今中外所有的書籍,惟有聖經合此六點要求。可見聖經的確是神的話,是上帝所默示的一本書。

聖經的組成證明是神的話
    整本聖經是由舊約三十九卷和新約二十七卷組合而成,由四十幾位作者,經過一千六百年所寫成的,自新約於主後一百年之前完成;作者有君王如大衛,有政治家如但以理,有祭司如以斯拉,有哲士如摩西,有法律家如保羅,也有牧羊人如阿摩斯,又有稅吏馬太,也有漁夫彼得、約翰,還有醫生路加,先知以賽亞、耶利米等類人物。

論到這些作者的地位、學問、性情、見解、風俗、習慣,則迥然不同。他們寫作的地點,更是不在一處:有的在西乃曠野寫,有的寫在阿拉伯的峻嶺,有的寫在巴勒斯坦的山中,有的寫在耶路撒冷聖城的聖殿之內,有的寫在伯特利的先知學校,還有的寫在波斯帝國的王宮裏,和巴比倫的河邊,更有的寫在羅馬的監獄內,拔摩的海島上。

    試問四十幾個不同的人物,上自君王、哲士、牧人、漁夫,在各國各地、各種不同環境之下,經過一千六百年之時代更迭,如何能合編一書,且能組成為一本宗旨前後一致寶貴的聖經呢?
試問世上豈有第二本書,是經過一千六百年纔寫成的嗎?

世人用最長時間寫成的書,就是韋氏大辭典,也不過用了三十六年光陰;世界最著名之學者吉朋(Gibbon)的羅馬帝國興亡史,也不過用二十年的時間。你看聖經如果不是由於神的靈引導而寫成,則別無其他解釋之可能了。

    假若有部醫書,也是六十六卷,
也是由歷代四十餘位專業醫師,經過一千六百多年著成,
內容包括各種醫療方法,順勢療法、針灸法、物理療法、免藥心靈療法等。若將此書訂成全部,然後照書醫治病人,請問對醫務上能合理嗎?能有成效嗎?有人採用嗎?

不要說由不同技術的人,在不同時代,合寫一本書為不可能,即使你自己獨寫一封信,若是今天未寫完,明天接下去寫,語氣就不易一致了;或者另換一人接下去寫,更要看出顯然的不同與不聯貫來,何況一本流傳二千年,由西方到東方古今中外的聖經呢?

    正如我作一張多功能會議桌,如果不是叫一個木匠製造,乃叫幾個木匠各造一部分,卻不給他們圖樣,也不許他們彼此商量,完全隨各人的意思,在不同地點工作,他們所作出的各部分,必定大小、形式、榫頭、木料都不相同,無法配成桌子。但我若將圖樣事先發給他們,又親自指示他們如何作法;作成之後,各部分必能配合,成為一張精美的桌子。聖經之組成也是如此,乃是由上帝默示各人所寫的。

聖經每個字皆可用七除得盡:
聖經的組成還有一個奇蹟,就是聖經每個字皆可用七除得盡。
百年前有位俄國有名數學家,名叫艾文配寧(Ivinpanin),
他知道
希伯來文之每個字母,同時又是代表一個數目字
每一字之字母,所代表的數目合加起來,必產生一個數目。
所以他曾試用七來除聖經中每一個字,所加起來的數目。
結果發現,聖經中每一字之數目,皆可用七除得盡;
而且每卷也可用七除得盡;
就是全部聖經,每個字母合起加起來所得之數目,也可用七除盡。
在艾氏發現此點之後,有三位俄國數學家不願貿然相信,
又來試除一次,結果完全符合證實。

    聖經實在不是人杜撰的,乃是上帝默示一些虔誠敬畏祂的人寫成的。大衛、摩西、保羅等人,不過是神的代筆人,他們所寫皆為神所指示。例如以賽亞自己承認說,『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叫我傳好信息。』又彼得後書說,『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先知所寫的,先知自己並不明白,也不知道其中的意義,因為多係未來的事,多年以後才被應驗出來。這點證明他們不過是神的僕人,用以寫成聖經。因為他們敬虔忠心,故上帝樂意使用他們,叫他們寫出神自己的意思。

    從聖經寫實一面來看:也可證明聖經是被神的靈引導而寫的
因為聖經記載猶太人很多可恥卑鄙的罪惡,
例如:提到自己的祖宗說謊、詭詐、偷盜、姦淫、甚至拜偶像等等。
若非上帝引導猶太人,要求他們如此寫出,他們絕不肯將這些醜事,
一筆又一筆記在他們的歷史上面;正如我們不願把家族中之醜事,
寫在家譜中一樣。

    就律法的美好完備來看:古今中外各國的法律,沒有比聖經中所記的律法再完備再美好的了。你看十條誡命是如何的簡明、精深、廣博!那一國家的法律會定恨人與貪心為罪呢?美國憲法經過若干專家,開了無數次的會議,編了十年之久,方才完成;可算今世代中,最完美之律法了。但與聖經比較,則相差甚遠,因為他們到上個世紀還是常常修改。
    我再略舉幾條聖經的律法為例:『不可心裏恨你的弟兄…免得因他擔罪。』『你借錢給他,不可向他取利。』『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人把當頭拿出來…不可留他的當頭過夜。日落的時候,總要把當頭還他。』『每逢七年末一年,你要施行豁免…凡債主要把所借給鄰舍的豁免了…總要向他鬆開手,照他所缺乏的借給…。你要謹慎,不可心裏起惡念,說,第七年的豁免年,快到了;你便惡眼看你窮乏的弟兄,甚麼都不給他。』『困苦窮乏的雇工…不可欺負他。要當日給他工價,不可等到日落。』

『人被賣給你,服事你六年,到第七年就要任他自由出去,…不可使他空手而去;要從你羊群、禾場、酒醡之中,多多的給他,耶和華你的神怎樣賜福與你,你也要照樣給他。

『第五十年…作聖年,在遍地給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到了禧年,地業要出買主的手,自己便歸回自己的地業。…奴僕…到了禧年,他和他兒女…一同出去,歸回本家。』『你若路上遇見鳥窩…裏頭有雛,或有蛋,母鳥伏在雛上…不可連母帶雛一併取去;;只可取雛…就可以享福,日子得以長久。』『六日要作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驢可以歇息。』


    各位部落閱讀者,你看這樣關心貧民、愛及禽獸、滿了恩惠的律法,只有聖經中才有。

    上帝到底如何感動人寫聖經呢?
那並不是人受到符咒作用,或進入昏迷狀態中寫的,
乃如上帝的書記官一樣,是神的聖靈感動他們,使他們心靈聽見了神的話,然後像學生默書的情形,寫出來的。如此才不至於誤寫神的原意。
   
聖經中有好多的事例,可以幫助我們解釋這個問題。
譬如舊約民數記二十三與二十四兩章,記載外邦先知巴蘭的故事。
巴蘭是個先知,曾應摩押王之請,為著受錢財受顧前去咒詛以色列民;
在他自己是很高興的,並且他也很熱心的去作這事。
所以一到山頂,他便獻祭設法求上帝咒詛以色列民。
但上帝的能力完全代替了他自己的意識,他發現他的眼目睜開』了(民二四4,15。)所以他只能宣告神傳給他的話,(民二三5,12,20,)只能祝福而不能咒詛。這些祝福的話雖是巴蘭之口所說的,但內容卻是上帝的話。這是因為他受上帝的管制,
以致所說的話正與自己的意思相反。

    聖經新約裏記載:有一次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商議怎樣處置耶穌;這時大祭司該亞法忽而言不由衷的說,『你們不知道甚麼。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約十一49~50。)他這話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因為他是當時的大祭司,所以神使他預言耶穌將要替神的百姓受死;大祭司並不知道是神的靈臨到他。所以默示就是聖靈把所要說的話,安置在神所要使用的作者心中,並且使他所寫的沒有錯誤。這不是說作者失掉了自己的意志,乃是作者把自己完全成為上帝的僕人,為神的意思說話行事。惟此,聖經的各卷書才能是一貫的。

    十二使徒之首的彼得,在他的書信中曾指出聖經:預言沒有隨私意解說的,因為不是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正如記錄員不能照自己的意思加減一個字。寫經的人,當時不一定明白自己所記的。例如先知以賽亞曾說,『主阿!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有人問道:難道聖經每字每句皆是神所默示的麼?是的,希伯來文原稿的每字、每句、每點、每畫,皆是神所默示的。聖經自己說,『一點一畫都不能廢去,』也不能『加添』或『刪去』,(按希伯來文中的一點,乃是字母中最小的一個;而一畫乃是記號內最小的一個,)否則神不賜福,卻要刑罰。

聖經上預言的應驗證明是神的話
論到聖經的信用,完全根據在預言的準確上。世界上沒有一個宗教的經典,敢豫言未來必成的事情,恐怕預言不應驗,失去信用,羞辱了著者的名譽,失去其為經典之價值。但在聖經裏,平均每四節中就有一處帶著預言性質的話,並有一千多處獨立的預言。預言確實的應驗,不但能證明聖經是神所默示的,而且證明真神確實存在,更能證明除了聖經以外,一切其他書籍與各種宗教之經典,皆是人所杜撰的。預言應驗證明聖經是神的話,比較神蹟奇事更為確實有力。
若以神蹟奇事證明有神,世人可以宣稱:『聖經中的神蹟奇事,未必一定確有其事。』四、五千年前所行之神蹟,現在當然無法證實有無,常常容易被人完全否認。

    但是數千年前說出的預言,現今卻能應驗不爽,這就比神蹟尤足令人深信了。當主耶穌在世傳道的時候,也曾多次以預言的應驗作證,讓祂同時代的人可以接受。實在預言的應驗,可算為神蹟中之最大者,且為長久有效者。別的證據可以假造,可以改變,可以遺失,但是預言卻不可能。矛盾的敘述能蒙蔽爭點,感情、自私、欺詐的話語能摧毀證據;但是預言之應驗,有歷史作事實的記錄,可以當現場的見證人。
    過去許多年代,神如何以那遠在數千年前的大事,用無可懷疑的證據給我們現在的人呢?祂怎樣滿足那些需要證據之合理懷疑者呢?我們離開歷史事實的本身,日遠一日、年代日久,上帝怎樣給我們更有力和更充足的證據呢?上帝早已料及此點,也計畫了一個絕對新的方法,來證明祂的言語是無人可反駁或假冒的,而且在全世界的歷史中,也未曾有過同樣的方法,其威力亦絕不因時期而失效。

    歷史上一些著名的地方,如推羅、西頓、巴比倫、埃及、羅馬,皆是聖經預言應驗的證人。聖經用能說明未來之事作為孤注,表示其所有之先見,遠非人類智慧或一切宗教假神(邪靈)、可以預料或可能假冒的。在以賽亞書四十一章二十一至二十三節,神對假神說,『你們要呈上你們的案件,…可以…指示我們將來必遇的事,說明先前的是甚麼事,…好叫我們知道你們是神。』知道未來的事,乃是真神獨有的權能。科學雖然解決了許多奇怪的問題,但是對於洞悉末來的事,卻沒有使我們比古人更多一些見識。人類要預知未來的祕密,正與要在銀河上摘取水果一般不可能。所以使徒彼得雖然親自見過主耶穌登山變像,見過主耶穌復活升天,他卻告訴後人說,聖經的預言,乃為更確定、更可信之憑據。(彼後一20。)

    世人若要打倒聖經,有兩個極簡單的方法:
(一)駁倒聖經中之預言;
(二)再拿出另一本含有真實預言的書來。

    這兩件只要辦到一件,即可永遠毀滅聖經是神的話之信仰了。
按可靠的預言,必具下列五個條件:
(一)必須在應驗前宣示大眾;
(二)必須遠超人的先見;
(三)必須解說詳細;
(四)自說預言時起到應驗時止,必須有相當長時間,才不會有人努力來促成牠;
(五)必須應驗得清楚明顯。現在我們根據上述五點原則,將聖經中的預言抽取幾處,共同研究一下。

(一)關於推羅(Tyre)的豫言:神藉先知以西結在二千五百多年前豫言說,『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推羅阿,我必與你為敵,…他們必破壞推羅的牆垣,拆毀牠的城樓;我也要刮盡塵土,使牠成為淨光的磐石。牠必在海中作曬網的地方。』『將你的石頭木頭塵土都拋在水中。…你不得再被建造;因為這是主耶和華說的。』(結二六3~5,12~14。)
我們知道推羅本是一座古代名城,居住在那裏的人,
原來都是腓尼基(Phoenicia)人,擅於航海、行商、探險等各種事業,當時著名於世;凡有名的海岸、都市,幾乎無處沒有他們的足跡。
推羅的城牆很堅固,在地中海東岸,正當軍事要衝。
當其強盛之時,似必將長久存在;
上帝卻看它罪惡甚大,藉先知以西結發出豫言,要刑罰他們。

預言發出之後,
巴比倫(Babylon)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在紀元前五八五年圍困推羅,經過十三年的戰爭,才攻入該城。
惟因推羅國王豫先將其財寶遷到一個海島,
這島離城僅有一里多路,面積約有一百四十畝;
巴比倫因無海軍,無法追擊。
巴比倫帝國軍隊入城後,因一無所得,憤而將該城完全拆毀。
    尼布甲尼撒王毀滅舊城之後,城中的廢蹟仍然存在,
到此預言中的『拆毀牠的城垣』已經應驗;雖然這只是預言的一部分,但是牠為整個預言的應驗帶來希望。

至於石頭木頭甚至塵土,也要拋在水中,只剩下淨光的磐石,
作曬網的地方,與不得再被建造等預言,尚未應驗,
且似乎不再有應驗的可能。

尼布甲尼撒王在大施報復之時既未思及此,
那誰還注意一個荒城中的廢墟,以致要這樣強暴的來破壞它?
但是預言卻在那裏等候應驗。

   
二百四十年之後,推羅廢墟依然存在,那時希臘國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威名震動於世。他在紀元前三三二年疾速進兵島上之新推羅城。亞歷山大來到海邊,便招降推羅,令其開城。推羅人自認城在島上,有險可守,加上有迦太基海軍支持,希臘軍必定無法渡過急水來到島上攻城,所以拒絕招降。

    那裏曉得亞歷山大決意要攻下該城,就把舊城的木、石、土都拋在海裏,修成一條約有二百尺寬之大路,直通島上;因為工程浩大,甚至把泥土刮淨,用來將這隔岸一里許寬的海港填滿。藉著這條大路,另加利用海上千隻帆船,島上新城終被攻破。這樣便應驗第二部分的豫言,石頭、木頭皆要拋在水中的話了。

    又經多年時日,該地塵土被掘之後,經雨水一再沖洗,就顯出石地;後來海邊打魚之人,竟然在那裏大曬魚網了。這就應驗『使牠成為淨光的磐石,…作曬網的地方』這段預言了。

    法國著名懷疑家佛而尼氏(Volneg)在其旅行記卷二的第二百一十二頁上,還記述他曾遊覽推羅,且看見漁人在該處大石地上曬了若干漁網,正如先知所預言的一般,『成為淨光的磐石,作曬網的地方。』至於預言最後一句『不得再被建造』,似乎預言得太冒險了。

因為我們敢預言一座城要被毀滅,但如何敢預言牠永不再被建造呢?
就如羅馬大城,因羅馬皇帝尼祿要得詩人的感讚而將其燒燬,
之後不久又被重建起來。
例如美國華盛頓州郎維郁地方,本是一片沼澤;
但於二年之內,經人設計,立即改成現代新式的郎維郁城了。
若要重建推羅,只要不信上帝者每人拿出美金一元,即可動工蓋成,
如此便能永遠打倒聖經。

    何況推羅的舊址,原是可以居住的,因為那裏有一個泉源,每日可以湧出一千萬加侖的淡水,肥沃的土地伸展到遙遠的山邊。但是推羅自毀滅以後,迄今二千餘年未被建造,所以沒有人敢說這預言是不確實的。時至今日,每年每日每分鐘,只要推羅是在絕對荒廢的情況之中,人們便不能說這豫言是不應驗的。


(二)關於西頓(Sidon)的豫言:神也默示先知以西結說,『主耶和華如此說,西頓哪,我與你為敵,…我必使瘟疫進入西頓,使血流在牠街上;被殺的心在其中仆倒,四圍有刀劍臨到牠,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二八22~23。)處罰西頓的豫言,與處罰推羅的大大不同。對於推羅是說,你必荒廢永不復興,成為淨光的磐石。對於西頓,雖然說,『使血流在牠街上;被殺的必在其中仆倒,四圍有刀劍臨到牠,』卻沒有要牠滅亡。這樣的預言與前一個真是大相逕庭。

    歷史事實是:西頓的確經過了戰爭,現又繁盛起來;一九九五年統計,人口約有三十萬。西頓照豫言所示不至於毀滅,所以依然存在;而推羅的城跡則難以尋著了。雖然如此,西頓在歷史上卻大受戰爭之苦;自先知以西結豫言後,數百年間屢遭災禍。這種長久的歷史,很可以證明預言所定的處罰完全應驗。紀元前三五五年間,西頓屬波斯帝國,因想獨立而叛變。
波斯王亞達薛西三世(ArtaxerxesIII)派大軍圍攻。
歷史上記載:『援救絕望,四萬居民誓死不降,相率自焚其屋,老幼男女盡死火中。』
    但是上帝降於西頓的處罰,尚不只此;再過千餘年,到了十字軍東征時代,西頓又被攻陷三次,且被擄於十字軍,又三次敗於回教軍。甚至到了現代,德魯司(Druses)與土耳其的戰爭,以及土耳其與法國的戰爭,都以西頓為戰場。一八四○年,又被法、英、土三國的軍艦大砲轟擊,真如豫言所說,『四圍有刀劍臨到牠。』

    推羅與西頓二城皆在地中海邊,相隔約五六十哩,預言竟說牠們有絕對懸殊之遭遇。假如以西結說,推羅、西頓二城皆將毀滅,不能再被建造,那麼今日西頓城內的三十萬居民,每一個人就是豫言之虛謊的見證人了。
    假如先知說,推羅將要存在,遭受苦難,而西頓必完全被毀,不會重建,那麼不信上帝的懷疑派將多麼有理由嘲笑聖經是捏造的呢!但是在這件事上,怎麼先知是完全準確的呢?那永不再被建造的城,正是預言所說的推羅城;而那連遭困苦卻仍繼續存在的城,正是將要存留到世界末期的西頓城!在此可知豫言的應驗,乃是聖經獨有的權威,也是神默示的明證。

(三)關於巴比倫的預言:神藉先知以賽亞曾向巴比倫發預言說,『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上帝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裏支搭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裏。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裏;咆哮的獸滿了房屋;駝鳥住在那裏;野山羊在那裏跳舞。豺狼必在牠宮中呼號;野狗必在牠華美殿內吼叫;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牠的日子,必不長久。』(賽十三19~22。)二千六百年前的巴比倫城,在牠最隆盛的時代,這一座城似乎定要長久存在,先知卻發出上列的豫言。

當時的人們,以為是絕不可能,但是事實卻竟如此應驗了。
    每一個讀過歷史的人皆知道,巴比倫是如何偉大。當主前七百年時,牠真是『列國中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牠發明字母和計時的機械,發明雕鑽寶石的藝術,想出利用最賤的材料來蓋造巨大建築物,在紡織方面達到完善的地步。幾乎在每種科學上,牠都作了一起步的工作。後來希臘的藝術和學識,有許多是從巴比倫來的。就其建築之宏偉而論,世界從未見過這樣一座大城:牠那堅強的壁壘高達三百餘呎,城牆厚八十七呎,頂上可以容四輛馬車並行賽跑;城圍六十五哩,共有一百個銅門;城內有高插雲霄之宮殿,有世界七奇景之空中花園,還有偉大金頂之七星廟宇。

    但這座似乎可以永垂不朽的大城,果照先知豫言,在預言發出不久之後,即被波斯王大利烏,因其二次背叛,下令將其全城燬滅,正如所多瑪、蛾摩拉二城一樣,完全傾覆了。說到這裏要介紹一個故事,你們便知巴比倫城實際的情況與預言完全吻合了。
    這故事是海姆寧博士所述的。正當克里米亞戰爭完畢後,他在君士坦丁堡時,有一個土耳其軍官,名叫米南,來問他:『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你能否給我一個證據,證明這聖經是神的話?』海姆寧博士暫時不回答這個問題,先坐下與他談話。談話之間,他知道這位軍官遊歷了許多地方,特別是東方古文明城市,在幼發拉底河流域之間。

博士就問他:『你曾否到過巴比倫?』
軍官回答:『是的,並且那地的事,我有一個奇妙的經驗。我是很歡喜打獵的,並且我聽到巴比倫的大城,因此我就決定到那地方去打兩星期的獵。我也知道到那地方去,除非約幾個人同去,否則是很危險的。於是我就雇了一個阿拉伯的酋長與他的僕從和我同去。

我們到了巴比倫,就支搭我們的帳棚,在太陽下山以前,我拿了我的槍,出去周遊一下。我看見古城上有洞窟,一看就知道是被善鬥的飛禽挖破的;這種鳥除在夜裏,是很少看見的。在很遠處,我看見一兩隻野獸。我就回去,豫備太陽一西沉,就開始遊獵的事。我回去時,使我大為生氣,我顧的人正在撤去帳棚。我就到酋長面前去,反對離開。

    因為我是雇用他們一星期,並且給了他們許多錢;現在他們在契約還未履行之時,就已經準備回去了。我雖說了很多話,可是不能使他們留著。『這裏是不安全的,』酋長說,『在太陽下山後,沒有一個人敢待在這裏。到了黑夜,鬼魔妖怪、東方的食屍鬼、及各種的東西,都從這些洞與屋中出來;凡是被牠們所找到的人,就被牠們帶去,也變成其中的一個了。』我沒有別法說服他們,只能說,『若是你能住在此地,我給你雙分的錢。』他說,『不能!即使你給我全世界的錢,我亦不能住在此地。從來沒有一個阿拉伯人,能在巴比倫古城看見太陽下山。我們須到離這裏一小時遠的地方去,到天亮時可以再來。』直到一九八五年,一切擔任導遊的阿拉伯人,仍是不敢在那裏等到日落,更談不到支搭帳棚過夜了。其他如『牧羊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裏』,以及『豺狼必在牠宮中呼號』之預言,也是一一應驗。現在每個去巴比倫古城考古挖掘之人士,皆證明先知預言之真實性。

海姆寧博士便拿聖經以賽亞十三章讀給他聽。
那段預言巴比倫之情形,與他所見的正完全一樣。
一讀完,那軍官說,『那是對的。但是你所讀的是歷史。』
海博士回答:『不是,這是預言。你是一個有學問的人,你知道這舊約聖經被譯為希臘文,是在基督降生以前三百年,而希伯來原文抄本至少還早二百年。聖經記載此事,更遠在二千五百年前。所以不是先有事實後有以賽亞之記載。因此這是預言,不是歷史。』

    最奇妙的是,先知以賽亞怎麼知道,在巴比倫化為塵土之後,
阿拉伯人仍要繼續存在,『不在那裏支搭帳棚』呢?
當二千五百年前,只有少數低微的阿拉伯人住在巴比倫大城附近帳棚內的時候,巴比倫乃是世界驕做的統治者,怎能預告他們日後會完全的消滅呢?

    先知預告正如今世我們所知道的,如今果真連一個活著的巴比倫人都找不到了。但是另一方面,先知在事實上又這樣說明:世上最強盛的民族和他們治理的世界大城雖將消滅,然而這小而無人注意的遊牧亞拉伯民族卻要繼續下去二千五百年,遠在這驕傲的大城化為瓦礫,及牠原處的位置幾乎被人忘記之後。阿拉伯人既是一個遊牧的民族,所以旁人猜測他們日後會離開巴比倫附近一帶地方,或者自身也會陷入滅亡,這都是很合邏輯的。但是先知以賽亞怎樣知道,他們將存留在巴比倫古城附近,有二千年之久,並且他們直至今日仍在那個廢城四圍支搭帳棚居住呢?
    若是今日在巴比倫周圍一千里內,沒有一個阿拉伯人,那麼無神論或懷疑派就可以大大的嘲笑基督徒一番了。
先知以賽亞怎樣知道阿拉伯人要繼續住在帳棚之內,而不自建住所呢?
在巴比倫廢址中,有充分的建築材料;只要把材料運到比較合式的地點,就可以造許多的鄉村。但是阿拉伯人到今天還是住在帳棚裏面,在世界歷史中也沒有別的民族符合這種情形。如果阿拉伯人今天住在古城之內,或是完全滅亡,如巴比倫人一樣,那麼聖經預言豈不被人認為錯了嗎?感謝主,聖經是上帝的話,一句都沒有落空。

    先知耶利米書五十一章五十八節又說,『巴比倫寬闊的城牆,必全然傾倒。』假如巴比倫今日仍然直立在那裏,與先知的話語相反,未始不是可能;中國的萬里長城,不是至今還存在嗎?倘若巴比倫古城仍舊存在,突出於四周的平原,像埃及的金字塔、中國的萬里長城一樣,那麼聖經不就是錯誤嗎?世上大城如羅馬、耶路撒冷、雅典、大馬士革諸城,都曾遭受如巴比倫古城般同樣的毀滅,豈不又都建造起來了嗎?但是聖經卻只說巴比倫城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感謝神,一切皆如聖經預言的切實應驗了。若聖經不是上帝所默示的,誰能預測這些未來的事而毫釐不差呢?

(四)聖城聖殿重建之豫言:先知以賽亞在以賽亞書四十四章26節至四十五章二節預言:有名叫古列者,必滅巴比倫國,釋放被擄之猶太人,並下令重建耶路撒冷聖城。同時先知耶利米更預言:此事必在耶路撒冷被巴比倫掌管七十年之後應驗。(耶二五12。)預言發生之後,果然如期,有波斯皇帝古列,率軍攻巴比倫。那時巴比倫王正荒淫無道,不聽政務,忽聞波斯軍來攻,遂嚴閉城門不敢與戰,惟賴城固糧足,可使波斯無可如何。但是波斯皇帝古列設計截斷入城之水流,使其不往內流,以致城內河水漸漸乾淺。適值某夜城中河旁之門未關,古列趁夜率兵從河道入襲,殺死巴比倫王而據有其國。史載古列得國之後,下了兩道命令,其一即為建造聖城。(以斯拉:一1~3。)

(五)耶穌生死及一生遭遇之預言:公元前七百年,先知彌迦對於耶穌降生已豫言:『伯利恆以法他阿,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裏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作掌權的;祂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彌五2。)經過了七個世紀,這預言毫無差錯的應驗在耶穌身上。耶穌正是降生於巴勒斯坦的伯利恆城,如先知彌迦所豫言的。先知以賽亞也早在紀元前七百多年,即豫言耶穌的一生及其遭遇,特別是在以賽亞書五十三章,預言了祂的容貌不美、祂周圍的人對祂的態度、祂的死、祂的埋葬。這些預言也是同樣毫無差錯的應驗在七百年後的耶穌身上。這是偶然的嗎?

聖經的源起證明是神的話!
你知道聖經的由來嗎?這本聖經是上帝默示其忠心的僕人眾先知寫成的。最先五卷書是摩西在三千五百年前寫的,最後一卷書是使徒約翰在一千八百五十年前寫的。

舊約聖經寫好之後,照例歸祭司保存。在五百年前,未發明印刷之時,聖經皆是人手抄寫的;常因年代湮久,沒有一件原稿能存留許久。當那些文書變為古舊時,猶太文士們每七年就將其恭敬的埋藏起來,另外再開始抄一件新的來代替原稿。

歷史也告訴我們,猶太人如何抄寫。他們抄寫聖經極其小心,不但數算幾個字一行,並且點算字母;若是抄錯一字,就將全篇毁去。他們將經文抄寫在清潔的羊皮卷上,抄寫前須大聲將每一個字讀出,然後才寫。寫到『神』字時,必須先將抄筆擦乾淨;寫『耶和華』(神的名字)前,要先沐洗全身,不然就認為污穢了神聖潔的名字。曾有一位著名的猶太拉比(即夫子,老師)莊嚴的警告抄寫的人說,『你們當注意你們的工作;因為你們所作的,乃是屬天的。若是你在抄寫上減少或增加了一個字,你就是一個敗壞世界者。』

    我們如何曉得我們現在的聖經,與古時被聖靈感動所寫出來的是一樣的?
    摩西與先知以及使徒親手所寫的原本還在嗎?雖然聖經的原稿,現在已經沒有,但時至今日,世上尚有三本極舊的抄本;這三本是康士坦丁為帝的時候,訂定寫五十本中的三本,時為主後三百三十年。我們如何曉得這三本聖經是一千六百年前寫的呢?因為聖經裏面所用的字體與寫法,是與那個時期的字體與寫法一樣。在那個時候,希臘人都用大寫字母,並且在每字中間沒有隔開的地方,例如約翰三章16節,若是在英文就是這樣寫:『FORGODSOLOVEDTHEWORLDTHATHEGAVEHISONLYBEGOTTENSON…』這三本抄本的來源如下:

(一)梵諦岡(Vatican)古卷:有一件最奇妙的事情,
就是這三本抄寫的聖經,
正是藏在基督教三大宗派之中─天主教、希臘正教、和更正教。這本最舊的抄本,因是藏在羅馬梵諦岡圖書館,所以就名叫梵諦岡的抄本。我們曉得天主教保存這抄本,已經有一千六百多年了,但他們是從那裏得來的,我不曉得。這抄本是很大的,寬廣約有一英方尺,約在主後三百五十年抄成,計有七百五十九頁。這抄本雖然因為時間長久,以致有幾頁已經脫落,但是還是一本最完全的聖經。這抄本的創世記第一章到四十六章,提摩太書,提多書,腓利門書,啟示錄的第一、二章,皆已流失。

(二)西乃(Sinatic)古卷:這是第二本舊抄本,是屬希臘正教的,藏在俄國聖彼得堡國家圖書館裏。這抄本寫得非常好看,在一百多張的羊皮上面。這抄本是由德國一位著名的文學家提乾多福(Tischendorf)博士發現的,在西乃山下的一個僧寺中,從一大堆破紙(僧侶生火用的)裏找出來的。當那僧侶曉得這本書的寶貴,就只答應地前都福博士拿幾頁去。過了十五年,提乾多福博士帶同俄國沙皇的一隊士兵又到這僧寺裏,拿回所餘下的寶貴紙抄。提乾多福博士是在主後一千八百四十四年,在這僧寺裏得著這個抄本的;但是那僧侶從何地得著,尚無法曉得。這抄本的舊約不全但新約是完整的,原由俄羅斯帝國保存,一九三四年以十萬英鎊賣給倫敦博物館。

(三)亞歷山大(Alexandrian)古卷:這是第三本舊抄本,藏在英國不列顛博物院內。這抄本分作四卷裝訂,舊約失去十頁,馬太福音失去二十五頁,約翰福音失去兩頁,哥林多書信失去三頁。這抄本是君士坦丁堡總主教洛克在主後一六二八年送給英皇查理第一的。洛克總主教從何處得來這抄本,也不為人所知,而這抄本乃是一位殉道者(Thekla)教父在第五世紀時親手抄的。

除了這三本最舊的聖經以外,聖經的舊抄本已不多。其中有一本比前三本更舊的,名叫以法蓮抄本。

(四)以法蓮抄本:這是法國巴黎圖書館的產業。這本書上所有的字,皆被古時愚昧的老著作家擦去,因為他們想用這羊皮去寫別的書。大概在二百年以前,考古家用一種化學藥品,又使聖經的字跡現出來,所以現在人們可以誦讀了。

(五)教父的見證。當我們研究這幾卷舊抄本之後,我們看見這本所失掉的,那本沒有失掉。(除了創世記的幾頁以外,別處又有古卷可以補足。)所以我們手裏現在所有的聖經,與主後三百年時聖徒所有的是一樣的。然而只是這樣,還不能證明到底我們這聖經是否和古時聖徒所有的相同。
這部份可由古時教父的著作證明,古時他們所有的聖經,和我們的聖經是一樣的。教父就是在使徒死後,那些代替使徒作教會領袖的人。這些教父(主後一百年到四百年左右)的著作,現在還有許多保存著。

    教父俄利根(Origen)生在主後一百八十五年,在他幾本的書籍中,曾引用全部新約三分之二。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生在主後一百五十年左右,他的書籍曾引用新約的經節二千五百處,並逐章引用馬太、路加、約翰三卷福音書。愛任紐(Irenaeus)生在主後一百三十年,在他的著作裏,曾引新約一千二百次。亞歷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生在主後一百六十五年,在他的著作裏曾引用新約三百二十次。

    還有羅馬的革利免、玻雷卡、和波皮亞斯等教父,都是生在使徒彼得、約翰、保羅未死之前的門徒,他們認得各使徒,並也曾和他們談過話的。使徒保羅在腓立比四章三節講到革利免是與他一同作工的人。革利免是在使徒約翰死後第五年死的。革利免曾寫一封信給哥林多教會,在這信裏面,他引用使徒彼得、雅各、約翰和路加的話;他並引到羅馬書、哥林多書、帖撒羅尼迦書、提多書、雅各書、彼得書、希伯來書和使徒行傳。

    玻雷卡是使徒約翰的門徒,曾寫一封信給腓立比教會。這封信是很短的,用十分鐘就能讀完。在這封信裏,我們能找出馬太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使徒行傳、彼得書、羅馬書、哥林多書、加拉太書、帖撒羅尼迦書、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提摩太書和提多書的話。
    波皮亞斯認識安得烈和約翰,並同後來的耶路撒冷教會七執事之一腓利的幾個女兒是很熟的。他告訴我們,馬可曾寫一卷福音書,馬太也用希伯來文寫了一卷福音書;他也曉得啟示錄,並且教導人這卷書
是神所默示的...所以看這幾個教父的著作和書籍,我們就曉得使徒還未死以前,新約就已經存在了,並且他們所引用的新約經節、內容、字句,與我們現用之新約相同。

(六)比器圖和舊拉丁:我們也有個事實的記載,就是在使徒死後,第一世紀裏新約就已經譯為兩種的文字了,第一種名為比器圖,特意譯給敘利亞人用的;第二是舊拉丁文,譯給北非洲人用的。將這兩種的新約合起來看,我們就曉得除彼得後書以外,其餘都是與我們現在所有的相同。這能證明,新約聖經不但在第一世裏就已經有了,並且已經翻譯為別國的文字了。

(七)古卷抄本:除了上述幾本著名且較完全之古卷以外,倘有一些希伯來文及希臘文之聖經抄本。如果發現某古卷抄本上有一錯字,立刻可在其他古卷中找出其正確之點,使聖經不至錯誤。
    聖經古卷常有新的發現,與舊抄本幾無不同之處。一九五四年讀者文摘記載:一班埃及商人,前往猶太之耶路撒冷,路經山下休息,發現一洞,洞中有一封密瓦罐,內藏古卷聖經以賽亞書,外用麻布纏包。經猶太人買來,送往美國化驗,將麻布燒灰,用原子能測驗灰質,證明那個麻布是二千五百年前之物,間接證明那個古卷確是真品。

(八)主耶穌的引經:以上所說新約,是使徒寫的證據。凡存心研究真理的人,自然滿意;但是舊約聖經到底如何呢?我們看基督耶穌在世時,常引用舊約的話,就可知道那時候舊約已經有了。
    我們也曉得舊約在基督降生二百八十五年以前就已經存在了,因為那時候埃及人已經將舊約從希伯來文翻譯為希臘文了,這就是『七十士譯本』,因為是由七十個學者共同譯成的。
    我們也清楚曉得,基督耶穌和祂的使徒所有的舊約,和我們現在所有的舊約聖經完全相同,因為他們所引用的經文話語,和我們今日所用的舊約完全相同。他們總共引用舊約六百三十九次,其中引摩西五經有一百九十次,引詩篇有一百零一次,引以賽亞書有一百零四次,引其他先知(所謂的小先知)的書有三十次。這樣看來,我們老舊的聖經,乃是上帝用祂的大能大力,用奇蹟保存、看管、保護,經過了這長久的時期到今日。

二十世紀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神的話
(一)死海古卷--神奇的發現:這本聖經係在主前約一百年時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之中;此地離開耶路撒冷約有十五六哩,所以名為死海古卷。此抄本聖經是在一九四七年被發現的。古本是抄在羊皮上面,距今約有二千年以上。
    在此之前,世上最古老的舊約聖經抄本,也不過是九百至一千年前之抄本,名叫馬索拉(Masoretic)古卷。但聖經最初的摩西五經,乃是在三千五百年前所寫;我們怎能知道,經過二千五百年屢次的轉抄又轉抄,沒有把錯誤加到聖經裏去呢?加上十九世紀時,有神學批評家興起,並有進化論之學說盛行,一致竭力攻擊聖經。他們指責今日之聖經,與三千五百年前原著聖經,早已相差千萬里遠,最靠不住、最敗壞、最不可信。
    甚至傳教士和天主教會的主教們中,也有和聲響應的。到了此時,護衛聖經者只能歎息說,我們的確沒有發現一本抄本,是能比一千年更古的希伯來古文本聖經,可以用來證明現在舊約聖經之正確性。
   
感謝主,就在一九四七年春,一位牧童在死海山上追蹤一隻迷路的山羊之際,竟然察覺一個山洞,在其內尋到一些高瓶,內裝古卷聖經。後由耶路撒冷東正教馬可修院大主教撒母耳(Athanasius
Yeshue Samuel)買去,因他知道在主前一百年畤,曾有古修士避居該處。以後此地遭遇兵災,便無人煙了。

    按照歷史記載,因著戰亂,在主前一、二世紀時,曾有若干修士,離開耶路撒冷一帶城巿,避居死海荒山洞穴之中,專事苦修學道,並抄寫聖經,於是此地逐漸蔚為社區。後經兵災亂事,他們就將其抄本聖經藏在洞中,流亡去了。
    在當地附近,以後陸續又有十一個洞穴被發現。而古修士們在第一世紀以前所抄之聖經,撒母耳大主教所收購的死海山洞中之古本,一直拖到一九四八年二月,才送到美國東方研究學院,以及耶魯大學,由近東語言研究院院長Burrows博士審慎查核。
    他們從希伯來古文字體之對照上,鑒定認出確是主前二百年時的抄本;到此證明了二千年前之抄本聖經,與我們現所用之舊約聖經,內容完全相同。這便堵住了攻擊者的口,確證今日所用的舊約聖經,與原始聖經的內容完全相同,並無錯誤攙雜其中。
    一切古卷之中,以賽亞書全卷最為完整,只有二處稍缺,與我們現用之以賽亞書句句字字相同。該書抄在羊皮卷上,寬一尺,長二十四尺,原藏於瓦質瓶內,用麻布包裹,蓋以瀝青。現以色列國在耶路撒冷專建一博物館,加以保存展覽。

(二)敘利亞泥版:根據洛杉磯時報與費城尋報的報導,羅馬大學兩位教授,保羅馬太與格尼巴蟠第拿多,在敘利亞北方提勒馬迪克城的古伊布拉皇宮(主前二三○○年至二五○○年)發掘了一萬七千片古代圖書泥版,分別記載公元前二九○○年以降之歷史事實:內有創世記十一章十四節至十七節所載信心之父亞伯拉罕的第六代先祖希伯的事,舊約洪水氾濫之事,挪亞造方舟,以及所多瑪、蛾摩拉兩城被燬之記載;此外尚題及耶路撒冷、迦薩、米吉多、夏瑣等城,並當時的假神巴力、亞斯他錄、和基抹。(士十一24。)這項偉大之考古發現,已打倒了新神學派(不信聖經為神話語之高等批判學的學者)的謬論!他們一直盲目的認為,創世記不過是一篇神話。然而這些泥版的事實,卻證明了聖經實在是神所默示的話語,而且經得起考驗,加以有事實證明,可使相信的人得著益處,而越加發出亮光。
    美國密西根大學聖經考古專家大衛挪爾甫利門博士表示:近東的歷史新頁已經開始了,這是對舊約聖經研究的最偉大貢獻。

(三)尼尼微古城圖館:尼尼微城為世界最古八城之一,是古亞述王國之首都。自從經過戰事燬壞之後,數千年來被沙土埋藏。近世紀中,纔被考古家法國包特氏、英國里約氏及其他考古學家,經過七八十年之工夫,才挖掘出來,證明聖經所稱尼尼微城實有其城,堵住了批評者所謂聖經是神話之謬論。不只如此,在此城中並掘出該城的圖書館,藏書約有十萬塊楔形文字之泥磚。這些古籍中有歷史、字典、詩歌、祭禮、合約、信札,又有許多藥方,更有描寫洪水的敘述,並且題到聖經所記之舊約人物亞哈、西拿基立、撒耳根等人,是一般歷史中未曾記過的著名人物。此點可以證明,聖經所記之人事,並非捏造的神話,乃是字字真實的。

    以上所述五種證明,我想對於虛心尋求真理的人,已夠證明聖經真是上帝的話了。請部落主不要疑惑,你如不確信聖經是神的話,你是沒有平安的。魔鬼最忌恨人接受真理,二千年來曾藉著一班拜偶像(牠)的人,千方百計來殺害基督徒、毀滅聖經,引誘基督徒、扭曲聖經,希圖塗污並混淆聖經的價值,在要信而未信的人心裏作工,使您疑惑聖經,拒絕聖經,不願閱讀聖經、不相信耶穌基督。有時藉一些世俗化牧師,物質價值導向的宣教士,來減削人們對主耶穌的信仰。但願讀者謙卑考慮,不受任何欺騙,自能得到基督福音的真諦。    
 
 
四 信耶穌的辦法

    信耶穌不是加入一個團體,不是受洗入教,乃是接受耶穌作你個人的救主,相信祂在十字架上的死是擔當你的罪,替你受死。第三天祂從死裏復活,賜下聖靈進入你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